n37555.com男子因牙疼难忍 去”黑诊所”挂水丢掉性命|诊所

扬子晚报讯
朱某可能犯了牙周炎疼痛难忍,他去了一个没有任何资质的黑诊所挂水,这个诊所居然是集装箱改装的,他在输液时突发急性过敏反应,抢救无效死亡。10日上午,接诊朱某的周某因非法行医被送上了被告席,浦口法院开庭审理此案。

在输第二瓶液体时,周某说要去厕所,姚某给他拔了针。周某离开1个小时后没回诊所。后来,民警找到诊所,告诉姚某,周某死在厕所了。

京华时报记者 张淑玲

原标题:男子牙疼得要命 去“黑诊所”挂水丢命

姚某将4支维生素C分加在两瓶葡萄糖液体内,给周某输液。

庭上,公诉人称,姚某虽然上过3年医专,但黑诊所对社会具有相当大的危害。姚某的诊所仅有24平方米,医疗设备仅有体温计、听诊器等简陋设备,这造成了姚某不能为周某进行全面的诊察。“周某说他有胃病,你就按胃病去治,不但盲目,而且误诊误治,延误了周某的病情。”公诉人称,如果能根据周某的情况,正确诊断出是心肌梗塞,哪怕是给一个速效救心丸,也不会导致周某死亡。

那瓶含头孢类药物的水刚挂两分钟,朱某就头晕,周某赶紧停止输液,可症状不见缓解,他喉咙里似乎水肿无法呼吸,周某立即采取人工呼吸,这时闻到一股酒味。周某又求助120救护车将他送往医院,最终朱某不治身亡。案发后,周某涉嫌非法行医被警方拘留。南京医学会专家论证为,朱某的死亡符合药物严重过敏反应所致,是酒精和头孢药物产生的过敏反应,周某的非法行医行为与朱某的死亡存在因果关系。检方认为,周某构成非法行医罪,建议量刑10至12年。

庭上,姚某辩称,其认可非法行医的罪名,但自己不应对周某的死负主要责任,周某应对自己的死负主要责任。“诊所的监控可以证明,我多次让他去医院看病,是他一再说没有钱,要我看在老乡的面子上,给他输点营养液就行了。”姚某称,周某没有支付其医疗费。

■庭审

[摘要]朱某可能犯了牙周炎疼痛难忍,他去了一个没有任何资质的黑诊所挂水,这个诊所居然是集装箱改装的,他在输液时突发急性过敏反应,抢救无效死亡。

辩称死者应负主要责任

公诉人建议判10至12年

今年6月下旬的一天下午,受害人朱某一脸痛苦来到这个“诊所”说,牙疼得厉害,可能是犯了牙周炎,需要消炎。其实当天上午,朱某就来过这里一次,周某已给了他一盒头孢类消炎药吃了,可能是效果起得慢。一开始,周某不敢给他挂水,因为有一次,朱某生病也到这里挂水,结果发生过敏反应,被送往正规医院抢救过。这次挂水前,周某就问他有没喝酒?朱某说没有。周某便配了三瓶水,其中一瓶含头孢类药物。周某明知朱某有过敏史,这次却忘了给他做“皮试”,直接给他插上针头。

任先生回应称,他和另一名鉴定人员受朝阳区卫计委委托,依据周某的尸检情况及卫计委提交的相关材料,对周某的死亡等情况进行鉴定,认定周某是死于心肌梗塞,原因是输入葡萄糖,造成误诊误治,故姚某应负主要责任。

辩称死者应负主要责任

n37555.com,周某是安徽人,自称曾学过三年医,便在南京浦口区望江路开了一个小诊所,地方极为简陋,是由集装箱改装成的临时板房。检方在庭审上出示的照片可见,该集装箱外面用红漆刷着“诊所”两个大字。这样的诊所是无法获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而周某既无《医师执业证书》,也无《医师资格证书》,他在“三无”的情况下接诊病人,给人挂水、买药。

按照周某的要求,姚某开了两支注射液,加在葡萄糖内给周某输了液。当日20时许周某离开诊所时,姚某还给他开了4包口服药,“每包有两片维生素B、两片维C、两片二甲硅油片,都是营养的”。

庭上,两名律师还提交了周某家人出具的谅解书。此前,姚某家人已代其向周某家人赔偿10万元,并获对方谅解。

据姚某接受警方讯问时供述,2015年6月26日16时许,时年31岁的周某来到姚某的诊所,说自己胃疼、出虚汗,还肚子胀。姚某问周某是否喝酒了,周某说喝了。姚某称,她建议周某去医院看病,“但周某说没钱,让我给他输点营养液就好了”。

庭上,姚某辩称,其认可非法行医的罪名,但自己不应对周某的死负主要责任,周某应对自己的死负主要责任。“诊所的监控可以证明,我多次让他去医院看病,是他一再说没有钱,要我看在老乡的面子上,给他输点营养液就行了。”姚某称,周某没有支付其医疗费。

姚某是河南项城市新桥镇人,初中毕业后在郑州一卫校读了3年中专。2011年,姚某到朝阳区金盏乡东窑村开诊所,她没有取得医生执业资格证,诊所也没办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她认为自己学了3年医就可以开诊所了。

姚某的律师对周某的死亡鉴定提出异议。在被告方申请下,法庭特地安排鉴定人、主任法医师任先生出庭接受询问。


上,公诉人称,姚某虽然上过3年医专,但黑诊所对社会具有相当大的危害。姚某的诊所仅有24平方米,医疗设备仅有体温计、听诊器等简陋设备,这造成了姚某
不能为周某进行全面的诊察。“周某说他有胃病,你就按胃病去治,不但盲目,而且误诊误治,延误了周某的病情。”公诉人称,如果能根据周某的情况,正确诊断
出是心肌梗塞,哪怕是给一个速效救心丸,也不会导致周某死亡。

律师对死亡鉴定提异议

“他说喝酒多了,胃疼,让我给输点营养液,我就给他输了葡萄糖加维C。”昨日上午,29岁的姚某在朝阳法院刑二庭受审时称。去年6月27日下午,患
者周某在姚某的诊所输液后死亡,姚某被指控犯非法行医罪,并应对周某的死承担主要责任。对此,姚某当庭表示认可自己非法行医,但不应对周某的死亡担主责。

任先生回应称,他和另一名鉴定人员受朝阳区卫计委委托,依据周某的尸检情况及卫计委提交的相关材料,对周某的死亡等情况进行鉴定,认定周某是死于心肌梗塞,原因是输入葡萄糖,造成误诊误治,故姚某应负主要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