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手握大量手机卡 电信诈骗分子怎样躲过了实名制?

2017年8月,一名男子携带92张银行卡在深圳罗湖出境过关时被查获,而这92张银行卡,全都不是其本人的。负责查验的关员告诉记者,这些银行卡分属10家银行、20多人名下,属非法持有。

收购、制假证、倒卖、洗钱“一条龙”,手机卡、银行卡沦为洗钱工具

图片 1资料图:6月28日,广东警方开展“净网安网”专案收网行动,共打掉团伙40余个,缴获非法获取买卖的公民个人信息1.2亿余条,图为广东省公安厅内展示的涉案猫池。
中新社记者 陈骥旻 摄

记者采访发现,该作案网络由在深圳南湾街道团伙成员、其他地方的卡贩、快递行业“内鬼”、诈骗团伙、洗钱团伙等组成。他们以收购和贩卖身份证、电话卡、银行卡、U盾组成的“四件套”为主,形成一条黑色产业链。

利用身份证复印件翻制假证。“卡总”将收集的身份证复印件交给制假中心,由制假中心制作成假身份证。这种假身份证除了没有电子芯片外,与真身份证几乎无差别。

据办案民警介绍,该黑灰产业链条以某快递公司“内鬼”邓某团伙为核心开展运作。首先由“卡贩”团伙负责收买各类卡证。该团伙以宋某、邓某权为主,主要是在全国各地以招工、兼职、许以小利等方式为诱耳广泛撒网,专门物色学生或文化程度相对较低人员,收集居民身份证复印件、实名注册手机卡、银行卡及配套网银U盾等各类卡证贩卖给“卡总”。

支付平台实名制落实不到位被利用

中山大学法学院教授聂立泽认为,电信运营商和银行应该严格执行实名制规定,做到人卡对应。将银行卡买卖、非法持有等行为纳入刑事犯罪,提高违法成本,通过切断渠道来杜绝电信网络诈骗犯罪行为的发生。

深圳网警支队经过三个多月的深入侦查,逐步将该团伙架构及作案链条勾勒清晰,涉及“卡贩”、“卡总”、快递“内鬼”、制假证、诈骗等多个环节,已成为一条完整的非法买卖银行卡、个人信息的黑灰产业链条。

据新华社电
100元收购的身份证、电话卡、银行卡和U盾组成的“四件套”,通过快递“内鬼”以2000元倒卖给全国乃至境外的诈骗团伙,用于收取、转移和洗白赃款。

记者从深圳市公安局龙岗分局获悉,近期,龙岗警方侦破一个特大诈骗作案网络,专案组在全国17个城市抓获犯罪嫌疑人110名,现场缴获假身份证933张、银行卡1892张、U盾1070个、手机265部、电话卡621张、密码器234个、假公章246枚及制证设备一批,涉案金额巨大。

本报记者邓新建 《法制与新闻》记者邓君 本报通讯员袁榛阳

“卡总”借助物流快递公司的“内鬼”,将成套的身份证、电话卡、银行卡、U盾等实物资料贩卖给全国13个电信网络作案重点地区人员及东南亚、欧洲等境外的电信网络诈骗分子。

2017年8月,一名男子携带92张银行卡在深圳罗湖出境过关时被查获,而这92张银行卡,全都不是其本人的。负责查验的关员告诉记者,这些银行卡分属10家银行、20多人名下,属非法持有。

不法分子套取个人信息卖给诈骗团伙

李刚介绍,涉案犯罪嫌疑人一方面购买大量实名制前“囤积”的手机卡,另一方面通过收购的身份证复印件或假身份证批量办理手机卡,电话入网系统虽然录入了用户身份信息,但实际上并非使用者的信息。据估算,该犯罪团伙买卖的手机卡有上万张。

办案民警坦言,虽然银行限制了办卡数量,但对非法持有、买卖的相关规定约束力不强。因违法成本很低,犯罪分子大量买卖银行卡,银行卡限卡令和账户实名制要求在实际操作中同样落空。

以朱某堂、钟某表为主的制假证团伙,根据深圳“卡总”提供的身份信息或者复印件,利用各种工具迅速制作假的身份证件,并回流到深圳“卡总”。

原银监会规定,同一客户在同一机构开立借记卡原则上不得超过4张,同一代理人在同一商业银行代理开卡原则上不得超过3张。办案民警坦言,银行限制办卡数量,但对非法持有、买卖的相关规定约束力不强。因违法成本很低,犯罪分子大量买卖银行卡,银行卡限卡令和账户实名制要求在实际操作中同样落空。

“除了加强‘两卡’监管外,还需要建立第三方支付平台客户身份识别机制。”深圳市反电信网络诈骗中心负责人王征途说,相较于传统银行业,第三方支付的处罚依据大多属于部门规章,建议将部门规章提高到立法层面,增强监管的权威性和震慑力。

以招工等名义广泛撒网,套取或者收买他人信息制成“四件套”,通过快递“内鬼”销往全国各地甚至国外,被诈骗团伙用来洗钱转账提现逃避打击……6月28日,记者从广东省公安厅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获悉,在广东省公安厅网警总队的指导下,深圳市公安机关在潮州饶平、惠州、重庆、苏州、常州等全国17地展开统一收网,抓获犯罪嫌疑人110余人,其中快递业“内鬼”6人;缴获假身份证、银行卡、U盾、手机、电话卡、密码器,假公章及制证设备等涉案物品一批。此代号为“净网安网6号”案件的成功侦破,实现了对侵犯公民个人信息黑灰产业链的全链条打击。

犯罪嫌疑人交代,只要给钱,就有人愿意办卡,一家银行办一张卡给100元,5家银行办5张卡就是500元。办好的银行卡上会标注姓名和密码,然后销往境内外。

李刚介绍,涉案犯罪嫌疑人一方面购买大量实名制前“囤积”的手机卡,另一方面通过收购的身份证复印件或假身份证批量办理手机卡,电话入网系统虽然录入了用户身份信息,但实际上并非使用者的信息。据估算,该犯罪团伙买卖的手机卡有上万张。

办案民警提醒,广大群众一定要提高法律意识和防范意识,保护好个人信息,防止泄露;更不要被利益诱惑,将以自己名义开办的银行卡等各类卡证交给他人使用。

据调查,“卡总”将“四件套”以800元至2000元卖给境内外诈骗团伙,共卖了上千万元,快递“内鬼”每笔交易可提成7个百分点。

100元收购的身份证、电话卡、银行卡和U盾组成的“四件套”,通过快递“内鬼”以2000元倒卖给全国乃至境外的诈骗团伙,用于收取、转移和洗白赃款,逃避公安机关对资金链的追查。

这些费尽心思凑齐的“四件套”,成为诈骗团伙洗钱的工具。以戚某跃、蒋某华为主的诈骗洗钱团伙,利用从深圳“卡总”处购得的“四件套”,对电信诈骗团伙诈骗所得资金进行处理,实现洗钱转账提现,逃避打击。

记者注意到,目前一些第三方支付平台实名制落实不到位,被犯罪分子利用。李刚表示,用制作的假身份证注册第三方支付账户,诈骗分子得手后,将赃款从银行卡转到第三方支付账户,又从第三方支付账户转到银行卡,频繁操作,层层转账,“漂洗”后的钱就很难追查下去。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周科、王晓丹

快递“内鬼”团伙以邓某为首,主要是帮助各个“卡总”,利用快递行业内部监管漏洞,躲避快递内部防控系统检查,将“卡总”交寄的“四件套”寄往全国各地,并代收货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