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37555.com(澳门新葡京娱乐场)6月23日座谈会朱理存发言

6月23日座谈会朱理存发言

今年5
月中旬我是第二次到“中国第一山”——革命摇篮井冈山。第一次是1975年春天我和爱人马振声为创作“毛主席重上井冈山”搜集创作素材而来,那时山上的小油松在阳光下闪烁,美丽的杜鹃花正在盛开,我们背着行装和画具,沿着崎岖的山路到黄洋县写生,每人手中拿着竹竿一路走一路打草惊蛇,学习着井冈山的革命历史,体验着红军艰苦斗争的精神。

时隔35年我们又随中国文联、中国美协赴井冈山的创作采风团来到这里。井冈山今非昔比,当年的油松已长成参天大树,千峰竞秀、万壑争流,苍松、翠竹、云海、飞瀑,到处都装点着绿色植物和簇簇鲜花……令人目不暇接。便利的交通、通讯,整洁美丽的街道,一个个漂亮的博物馆、宾馆、饭店、商店……,好一座花园般的城市!

从南昌到井冈山的短短几天,通过参观博物馆、纪念馆、参观三湾、茨坪、红军医院……等等革命遗址及黄洋界、朱砂冲……等景点,观看了声、光、电一体的大型实景画,观看大型实景舞台表演,听井冈山后代讲座的互动课堂,人物采访,到农村乡镇的墟场采风……等活动,我们重温了党的历史,非常生动、真实、具体,一点也不枯燥,我们每天都被毛泽东、朱德等老一辈革命家和红军战士艰苦卓绝的革命斗争故事深深的感动和震撼!

井冈山斗争的历史已成过去,留给我们的是无尽的思考和取之不尽用之不歇的精神财富,那就是战无不胜的井冈山精神!

1927年国共合作失败,蒋介石叛变了革命,残酷的屠杀共产党人,在腥风血雨最黑暗的时刻,毛泽东及时调整了方向,带领队伍上了井冈山,在最危难的时期坚持马克思主义,解放全中国实现共产主义的理想和信念毫不动摇。三湾改编后,红军队伍中只有700人,而面对强大的反动势力,毛泽东说:“星星之火,一定会成为燎原之势”!朱德说:“路是走出来的,办法是想出来的,天下是打出来的!”对革命的前途充满信心!

毛泽东根据中国的具体情况,确定了农村包围城市的总策略,在井冈山建立了第一个红色革命根据地,第一支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第一个红色政权荣陵县工农兵政府,第一部土地法,第一个公卖处,第一次连队建党,第一个红色墟场——
遂川县草林墟场……等创建了许多个第一,满怀信心的开创革命事业,为今后的胜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创造了宝贵的经验。

信仰的力量是无穷的,无数的红军战士和革命群众在极其艰苦的自然条件面对了强大的反动势力,不惜一切代价,克服难以想像的困难:严寒、酷暑、忍饥挨饿、骨肉分离、流血牺牲也再所不惜。井冈山人有名有姓的烈士有五万,每一步长征就倒下一位战士。永新县有1.25万人参加长征,幸存者只有228人,在围剿和反围剿的白色恐怖中,被残害的群众就有十几万人……在井冈山的青松下掩埋着无数烈士的忠骨,而更多的后来者没有停止过脚步,直到革命的胜利,不屈不饶勇往直前这就是战无不胜的井冈山精神!

中国革命没有具体的榜样,我们一直在做着前人和别人没有做过的事。中国革命历时之长,道路之曲折,情况之复杂,范围之辽阔是空前的,全世界所没有。

现在我们在进行着和平建设1979年邓小平说过:“搞建设,也要适合中国情况,走出一条中国式的现代化道路。”改革开放以后,中国的经济发展走上了快速发展的道路。十几亿人解决了温饱,正为奔向小康而努力,处在国泰民安的盛世,是中国几千年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国际金融危机的风暴来临时,我国坚强的抵御能力,可以充分的说明,我们走着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道路是符合中国的国情,是完全正确的!尽管面前有许多困难,许多新的问题,我们有井冈山精神,有实事求是的科学发展观,有联系群众以人为本的作风,我们一定能够达到一个又一个新的目标,取得一个又一个的胜利。

在采风期间,我们接触了几个老红军的后代,他们是新一代井冈山人。平凡的他们虽然没有惊天动地的业绩,但血液中依然流淌着祖辈传承的井冈山精神。如革命烈士袁文才的孙子袁建芳、王佐的孙子王生茂。他们的祖辈袁文才和王佐都是开创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功臣,但后来被错杀了。但他们怀着对党和国家的深厚感情,一直在自己的岗位上努力工作着。特别令人敬佩和感动的事,对于过去发生的悲剧,他们没有任何的怨恨,表现出顾大局、识大体、大海一样的宽阔胸怀。

老红军曾志,当年为长征毅然把出生不久的孩子留在了井冈山,是井冈山人用奶水和温情把他养育成人,解放后曾志找到了日思夜想的儿子,儿子还是选择留在养育他的井冈山生活。文革后孙子石金龙到北京去看望奶奶,临走时希望能解决个城市户口。曾志很爱自己的孙子,但想到那些长眠在井冈山的战友,她感到自己不能那么做,婉言拒绝了他的要求。石金龙从想不通到逐渐理解了这位伟大的奶奶。

一位出生在上海工人家庭的蒙族知青杨洁如,1969年她十七岁时来到井冈山最偏远的一个村落枫树坪插队,71年她走进了山村小学,成为一名教师,一干就是36年,她把最好的年华献给了井冈山的教育事业。70年代为了孩子们她经常要独自行走往返60华里毒蛇隐现、野猪成群的山路,三十多年来她用自己的微薄工资接济的贫困学生不计其数,她教的一年级学生优秀率93%,及格率100%。1988年调到丰田小学当校长,为了改善教学条件,和学生一起下河捡石头捞沙子筹钱修缮教室,并踏上长达两年的艰苦求助之路。一次次为山区的教育事业流下泪水,但从来没有为自己的困难找过领导。1995年杨洁如当选为井冈山市的人民代表,1995年评选为全国优秀教师,1998年获得陈香梅女士的教学奖。杨洁如老师已经退休,两个孩子长大了在上海和广东工作,她和丈夫高老师住在井冈山下一个漂亮的小区里,过着安详的晚年。我问她:以前为什么有两次回上海的机会你要放弃?她只淡淡地说:“感恩吧!井冈山的人对我很好,这里的孩子需要我,我离不开他们!”杨老师不善言谈,她把自己的生命融入了这片红色的土地和井冈山的教育事业,勤勤恳恳、默默耕耘,真诚待人,不图回报!

在龙潭湖景区有一位保洁员名叫江满凤,1937年她的爷爷告别了家乡的亲人,随红军踏上了漫漫的长征路,直到1949年解放后民政部告知她的爷爷已在战争中阵亡,生前是一位文艺爱好者,留下的唯一遗物是一个内有四十多首歌的歌本,爱唱歌的江满凤将爷爷的歌词配上当地民歌的曲调唱了起来,工作之余便放声高歌:“啊呀勒哎,红军哥哥你慢慢走勒,小心路上有石头,碰到阿哥的脚指头,疼在老妹的心啊头,红军哥哥你慢慢走勒,走到天边又记心头,老妹等你呦到白头,老妹等你呦长相守,老妹等你呦到白头。”在景区回荡着江满凤那嘹亮、深情、优美的歌声,无数的游客会止住脚步,静静的聆听,一唱就是多少年。电影导演金滔请江满凤到北京为电视片“井冈山”录制插曲,江满凤不求任何金钱回报,只求片头写上插曲的作者红军爷爷江治华的名字。我们来到江满凤家,她家盖的新房子中已摆上了桌椅,准备开个小饭馆,性格开朗的她言谈中对未来的生活充满希望。一面给我们倒茶,一面哼着歌,她说:只要大家喜欢听她的歌,她会一直唱下去。我想这些歌曲会随着井冈山精神的发扬一代代的传唱!

为了更多的了解民情在我们的要求下,吉安市委宣传部的同志陪同我们到井冈山下的左安镇和当年第一个红军墟场草林镇去赶墟。那天,街上的人很多,市场上有买卖农副产品的、拉猪的、卖鸡鸭的、卖农具、卖工业品的、喝茶的、理发的……市场繁荣,热闹非常。在街里我们参观了具有特色的宅院建筑,发现墙上有当年红军的标语,也有反对红军的标语,可见当时围剿和反围剿的斗争是多么激烈和残酷。敌人的口号是:石头要过刀、茅草要过火,人要换种。井冈山人为革命的贡献和牺牲是巨大的,正是有这样好的群众才有革命的成功。

由于井冈山地处偏僻,长期以来限制了经济的发展,相比沿海和发达的省份,井冈山区的农民现在生活状况还是比较落后的,但是优美的自然风光和井冈山独特的光荣的历史,成功的开辟了旅游产业。随着旅游业的发展,相信井岗山的经济将会飞跃的发展,我们要大力宣传井冈山和井冈山精神,让全中国全世界更多的人来旅游、来享受、来了解井冈山精神,让老区人民的生活更加幸福,这样才能告慰那些长眠的英灵!

这次采风感触深,收获大,学习和重温井冈山的斗争史很有必要,加深了解、加深印象、加深对共产党和祖国的感情。井冈山的斗争历史给我们留下了最可贵的财富——井冈山精神!现代的井冈山人没有忘记过去,他们高举井冈山的旗帜,在平凡的岗位上默默地努力地传承着井冈山精神的火炬,令人感动和钦佩!

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是无数的革命先辈在党的领导下经历了漫长的、及其艰苦卓绝的斗争,前仆后继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在和平建设时期,我们也经历了多年曲折、坎坷的道路,经历了失败的教训,总结了成功的经验,才得到了今天的成果。不忘过去,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珍惜今天,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发扬井冈山精神,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做为文艺工作者,我们应该珍惜现在的创作环境和条件,做一个有良知有社会责任感的艺术家。我们应该满腔热情的去体验和感受时代的脉搏,把自己和自己的艺术融入这个伟大的时代。艺术上勇于探索,不甘平庸,努力创作出健康向上,有艺术表现力,有时代感的好作品奉献给祖国和人民!

这次采风带着使命,怎样表现井冈山今天的面貌是个新课题。在井冈山参观红军墟场时,遂川县宣传部的同志说“你们来我们很高兴,因为这是第一次有著名的画家来这里采风!”我们很感动也很惭愧,今后要加强和老区人民的联系。这次采风的收获我们将逐渐的整理和消化,我想每个采风团的成员都会从自己观察和感兴趣的角度去思考、寻找和确定创作的题材。创作出最恰当、最有表现力的艺术语言,在风格和形式上力求大胆、新颖,用最有表现力的艺术作品献给党的生日,献给老区的人民!

中国美协赴革命纪念地深入生活创作采风团系列报道(井岗山)之四

中国文联、中国美协“赴革命纪念地深入生活创作”采风团

赴江西采风系列之四——井冈山的风采

中国文联、中国美协“赴革命纪念地深入生活创作”采风团5月18日一早来到“井冈山精神代代传”的互动课堂,“井冈山精神代代传”的互动课由中共江西省委组织部井冈山党员干部培训中心等单位研发,一共8课,采取访谈的形式,访谈嘉宾分别由8位井冈山的优秀儿女组成,与学员互动交流。嘉宾既有老红军、开国中将的赵鎔后代,井冈山红军将领王佐、袁文才的孙子,老红军曾志的孙子,也有长期宣传“井冈山精神”的老教师,扎根井冈山的上海知青。井冈山精神是中国革命的精神之源,是具有原创意义的民族精神。党和国家的四代领导人都对传承和弘扬井冈山精神提出殷切希望。毛泽东同志在1965年就指出:艰苦奋斗的精神不要丢了,井冈山的精神不要丢了。邓小平同志在1972年指出:井冈山精神是宝贵的,应当发扬。江泽民同志在1989年指出:井冈山精神,是我们不断前进的强大精神动力。在新世纪的征途上,全党和全国上下要大力弘扬井冈山精神。胡锦涛同志1993年指出:让井冈山精神大力发扬起来,使之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放射出新的光芒。

采风团的美术家们一起听取生动的互动讲课,听到了很多历史书本上没有的情节和故事,嘉宾的访谈朴实感人,充分表现出井冈山人的淳朴善良、识大体懂大局,甘愿奉献的高尚情怀。在嘉宾所展现历史和现实之间的叙事中,美术家们得到很多感悟和启示,引发更深层次的思考。

n37555.com(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1

马振声老师题词

“井冈山精神代代传”的互动课结束时,美术家马振声代表中国文联、中国美协“赴革命纪念地深入生活创作”采风团在准备好的宣纸上挥毫写下“井冈精神,代代相传”八个遒劲有力的大字,送给中共江西省委组织部党员干部培训中心。这八个的大字也代表了全体采风团美术家的共同心声。

n37555.com(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2

画家们为王佐烈士的孙子造像

下午根据安排,美术家们来到依翠湖公园湖心岛为烈士的后代作像。吴长江书记和许钦松副主席选择了袁文才的孙子袁建芳作像、上海油雕院院长邱瑞敏用丙烯为扎根井冈山的上海知青画像、画家李彦、胡宁娜为江志华烈士的后代画像,祁海峰、邹立颖为王佐的孙子画像。画家们也各自选择对象,为这些井冈山的优秀代表造像作画。此刻,青山环绕,云气浮动的井冈山中草木茂盛,水汽淋漓。吴长江书记边为袁建芳画像,一边和他聊天,了解袁建芳的个人情况,以及当年历史上的袁文才烈士的情况。当美术家沉浸在聚精会神描绘当中,井冈山上乌云密布,顷刻间云卷骤雨而来,美术家们纷纷打开伞来,继续作画,工作人员也为几位画家和他们的模特张开凉伞遮挡骤雨。

在给袁文才的孙子画完后,吴长江书记接受了中央电视台的采访,吴长江认为,美术家们一路从南昌来到井冈山,是一路的学习,特别是今天早上几位革命烈士的后代,从他们自身的角度,讲了井冈山的革命斗争,从一个侧面让美术家深深地感受到今天的生活来之不易。吴长江表示,美术家们切身地理解到井冈山精神对新中国,对新时期的发展、对今天何等的重要,所以来给烈士的后代画像。画像是出自美术家深切地真挚情感,因为美术家无法用别的方式表达,也无法为他们的先辈奉献美术家的创作。今天听烈士们的后代的讲述,不仅仅是讲的好,而且烈士们精神的风采在他们的后代身上体现出来。比如袁文才的孙子袁建芳,他的理论水平、政策水平都很高,而且对自己,对整个家族、国家的发展都有认识,听后很受教育,所以他选择袁文才的孙子来作为模特描绘。同时,袁先生是有着军队基层政治工作的经验,个人的形象和蔼可亲,脸很宽,气质儒雅,眼睛透明,既有柔和又有坚定的特点,所以抓住这些来描绘。

吴长江认为,今天照相术这么发达,是否肖像写生就不存在了?好的肖像是另外一种表现形式,这种形式反映的是美术家的感觉,感受的深度。它用一种快捷的方式来表达,在今天依然很重要。吴长江表示,他很看重写生肖像,自己一直在坚持。对美术家而言,最好的表述仍然是画,不是今天的有些观点认为作品的深奥,看不懂了,就是深刻了。而今天缺少的恰恰是那种人的情感、精神层面深刻性,因此,美术家一路上也在讨论这些问题,今天怎样表现井冈山人民的精神风貌等,确实很不容易,美术家需要这样的采风写生活动,需要美术家翻阅大量的资料;也需要美术家们感受井冈山的大山秀水。

吴长江认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以后还要组织若干次这样的活动,写生作品也需要选择一些,也为明年的建党90周年的大型展览有计划的进行创作,这个创作是精心创作,来表现中国今天得之不易的生活、新中国和中国的发展。如果没有当年以毛泽东为首的共产党人从井冈山开始的斗争,他们创立的人民政权,一切都无从谈起。今天,要画新的井冈山,美协组织美术家来,不是画历史画,历史画是个专题,有很多美术家在做。无论画山水、人物或其他形式的创作,要画新的井冈山。今天的井冈山人,言语不多,各自表达的角度也不同,但可以感受到井冈山人的那种气质风貌,还有对老的革命传统的那种延续,因此美术家深受教育。

吴长江表示,今天对美术家来说,到革命圣地或者其他地方,创作的难度都很大,美术创作是有感而发,有很多的感动和体会,是比较个体的行为。美术家应该把自己的能力投入到表现今天的现实发展,表现老区人民的生活,拿出精彩的作品来。美协今年和明年有一段时间,集中进行创作和展示。美术家的采风活动还需要再来井冈山,补充素材,素材的积累。美术创作与其他门类的艺术不同,比较花力气,有一定深度的作品,需要时间

吴长江认为,美术家有机会来革命圣地感受和体验,那怕是走马观花,也是一个精神的陶冶,这是至关重要。今天,美术界提出要创作无愧于时代的力作,国家和社会也给美术家提供了非常好的创作好条件,但是,对美术家创作出好作品,仍然很不容易,从各个方面都要下一番功夫。

随后,中国美协副主席、广东画院院长许钦松也接受了中央电视台的采访。许钦松认为,这次来井冈山参加几次活动,受到很大震动。许钦松表示,他是从事山水画创作的,准备画一张描绘井冈山黄洋界的山水画。在黄洋界的山上山下的观察,追忆当年的革命年代,想像当年红军在这里战斗的情景,青山依旧在,历史也走远了,新中国成长起来的一批美术家有责任进行红色经典创作,画出黄洋界的精神内涵,深挖出大好河山的崇高精神意义。许钦松认为,目前美术家的创作也面临一系列问题,许多作品没有灵魂,精神性的东西缺乏。画家不应该忘记美术创作的精神要和精神层面的东西。井冈山市革命圣地,如果不了解精神,很难使山水画精神气概表现出来,许钦松表示目前在收集素材,把精神性高扬出来。

中国美协组联部主任马新林接受了井冈山电视台的采访,他表示,这次美术家来到井冈山要实实在在为井冈山人民做些事,井冈山有许多红军烈士,牺牲时没有留下任何照片,其中不仅有普通红军战士,军一级的干部没有留下形象的就有100多人,这是军事史的一个遗憾。马新林表示,冯远副主席已经带领美术家为烈士画像,根据这些烈士的后代以及战友的讲述,再根据儿孙的外貌,加以描绘,譬如烈士王佐画像的就曾征求过宋任穷同志的意见。中国美协将联合几个单位,进行系列的为烈士造像工程。最后由总政治部出面,把这些烈士画像交给中国军事博物馆,弥补这些烈士遗像的空白。马新林表示,还要举办为历史造像——美术家为烈士造像的展览,而以前的烈士遗像作品多是由民间画工创作的擦像,艺术性较差。

老画家朱理存表示,当她听了袁王烈士后人的讲课后,提出作为人物画家也应该做点什么,她表示想和他们坐坐,听听他们的故事,然后创作一些井冈山人物。于是下午,采风团安排了马振生和朱理存专门去拜访袁文才、王佐烈士后人,两位老画家身背画具前往,近距离的和袁王后人进行交流。了解到这一情况后,许多美术家表示,马振声和朱理存这样的严肃而认真的对待创作,并且真正的深入生活,体验生活,在今天真是难能可贵。

中国文联、中国美协“赴革命纪念地深入生活创作”采风团系列报道之四

(赵昆)

中国文联、中国美协“赴革命纪念地深入生活创作”采风团5月18日一早来到“井冈山精神代代传”的互动课堂,“井冈山精神代代传”的互动课由中共江西省委组织部井冈山党员干部培训中心等单位研发,一共8课,采取访谈的形式,访谈嘉宾分别由8位井冈山的优秀儿女组成,与学员互动交流。嘉宾既有老红军、开国中将的赵鎔后代,井冈山红军将领王佐、袁文才的孙子,老红军曾志的孙子,也有长期宣传“井冈山精神”的老教师,扎根井冈山的上海知青。井冈山精神是中国革命的精神之源,是具有原创意义的民族精神。党和国家的四代领导人都对传承和弘扬井冈山精神提出殷切希望。毛泽东同志在1965年就指出:艰苦奋斗的精神不要丢了,井冈山的精神不要丢了。邓小平同志在1972年指出:井冈山精神是宝贵的,应当发扬。江泽民同志在1989年指出:井冈山精神,是我们不断前进的强大精神动力。在新世纪的征途上,全党和全国上下要大力弘扬井冈山精神。胡锦涛同志1993年指出:让井冈山精神大力发扬起来,使之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放射出新的光芒。

采风团的美术家们一起听取生动的互动讲课,听到了很多历史书本上没有的情节和故事,嘉宾的访谈朴实感人,充分表现出井冈山人的淳朴善良、识大体懂大局,甘愿奉献的高尚情怀。在嘉宾所展现历史和现实之间的叙事中,美术家们得到很多感悟和启示,引发更深层次的思考。

n37555.com(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3

马振声老师题词

“井冈山精神代代传”的互动课结束时,美术家马振声代表中国文联、中国美协“赴革命纪念地深入生活创作”采风团在准备好的宣纸上挥毫写下“井冈精神,代代相传”八个遒劲有力的大字,送给中共江西省委组织部党员干部培训中心。这八个的大字也代表了全体采风团美术家的共同心声。

n37555.com(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4

画家们为王佐烈士的孙子造像

下午根据安排,美术家们来到依翠湖公园湖心岛为烈士的后代作像。吴长江书记和许钦松副主席选择了袁文才的孙子袁建芳作像、上海油雕院院长邱瑞敏用丙烯为扎根井冈山的上海知青画像、画家李彦、胡宁娜为江志华烈士的后代画像,祁海峰、邹立颖为王佐的孙子画像。画家们也各自选择对象,为这些井冈山的优秀代表造像作画。此刻,青山环绕,云气浮动的井冈山中草木茂盛,水汽淋漓。吴长江书记边为袁建芳画像,一边和他聊天,了解袁建芳的个人情况,以及当年历史上的袁文才烈士的情况。当美术家沉浸在聚精会神描绘当中,井冈山上乌云密布,顷刻间云卷骤雨而来,美术家们纷纷打开伞来,继续作画,工作人员也为几位画家和他们的模特张开凉伞遮挡骤雨。

在给袁文才的孙子画完后,吴长江书记接受了中央电视台的采访,吴长江认为,美术家们一路从南昌来到井冈山,是一路的学习,特别是今天早上几位革命烈士的后代,从他们自身的角度,讲了井冈山的革命斗争,从一个侧面让美术家深深地感受到今天的生活来之不易。吴长江表示,美术家们切身地理解到井冈山精神对新中国,对新时期的发展、对今天何等的重要,所以来给烈士的后代画像。画像是出自美术家深切地真挚情感,因为美术家无法用别的方式表达,也无法为他们的先辈奉献美术家的创作。今天听烈士们的后代的讲述,不仅仅是讲的好,而且烈士们精神的风采在他们的后代身上体现出来。比如袁文才的孙子袁建芳,他的理论水平、政策水平都很高,而且对自己,对整个家族、国家的发展都有认识,听后很受教育,所以他选择袁文才的孙子来作为模特描绘。同时,袁先生是有着军队基层政治工作的经验,个人的形象和蔼可亲,脸很宽,气质儒雅,眼睛透明,既有柔和又有坚定的特点,所以抓住这些来描绘。

吴长江认为,今天照相术这么发达,是否肖像写生就不存在了?好的肖像是另外一种表现形式,这种形式反映的是美术家的感觉,感受的深度。它用一种快捷的方式来表达,在今天依然很重要。吴长江表示,他很看重写生肖像,自己一直在坚持。对美术家而言,最好的表述仍然是画,不是今天的有些观点认为作品的深奥,看不懂了,就是深刻了。而今天缺少的恰恰是那种人的情感、精神层面深刻性,因此,美术家一路上也在讨论这些问题,今天怎样表现井冈山人民的精神风貌等,确实很不容易,美术家需要这样的采风写生活动,需要美术家翻阅大量的资料;也需要美术家们感受井冈山的大山秀水。

吴长江认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以后还要组织若干次这样的活动,写生作品也需要选择一些,也为明年的建党90周年的大型展览有计划的进行创作,这个创作是精心创作,来表现中国今天得之不易的生活、新中国和中国的发展。如果没有当年以毛泽东为首的共产党人从井冈山开始的斗争,他们创立的人民政权,一切都无从谈起。今天,要画新的井冈山,美协组织美术家来,不是画历史画,历史画是个专题,有很多美术家在做。无论画山水、人物或其他形式的创作,要画新的井冈山。今天的井冈山人,言语不多,各自表达的角度也不同,但可以感受到井冈山人的那种气质风貌,还有对老的革命传统的那种延续,因此美术家深受教育。

吴长江表示,今天对美术家来说,到革命圣地或者其他地方,创作的难度都很大,美术创作是有感而发,有很多的感动和体会,是比较个体的行为。美术家应该把自己的能力投入到表现今天的现实发展,表现老区人民的生活,拿出精彩的作品来。美协今年和明年有一段时间,集中进行创作和展示。美术家的采风活动还需要再来井冈山,补充素材,素材的积累。美术创作与其他门类的艺术不同,比较花力气,有一定深度的作品,需要时间

吴长江认为,美术家有机会来革命圣地感受和体验,那怕是走马观花,也是一个精神的陶冶,这是至关重要。今天,美术界提出要创作无愧于时代的力作,国家和社会也给美术家提供了非常好的创作好条件,但是,对美术家创作出好作品,仍然很不容易,从各个方面都要下一番功夫。

随后,中国美协副主席、广东画院院长许钦松也接受了中央电视台的采访。许钦松认为,这次来井冈山参加几次活动,受到很大震动。许钦松表示,他是从事山水画创作的,准备画一张描绘井冈山黄洋界的山水画。在黄洋界的山上山下的观察,追忆当年的革命年代,想像当年红军在这里战斗的情景,青山依旧在,历史也走远了,新中国成长起来的一批美术家有责任进行红色经典创作,画出黄洋界的精神内涵,深挖出大好河山的崇高精神意义。许钦松认为,目前美术家的创作也面临一系列问题,许多作品没有灵魂,精神性的东西缺乏。画家不应该忘记美术创作的精神要和精神层面的东西。井冈山市革命圣地,如果不了解精神,很难使山水画精神气概表现出来,许钦松表示目前在收集素材,把精神性高扬出来。

中国美协组联部主任马新林接受了井冈山电视台的采访,他表示,这次美术家来到井冈山要实实在在为井冈山人民做些事,井冈山有许多红军烈士,牺牲时没有留下任何照片,其中不仅有普通红军战士,军一级的干部没有留下形象的就有100多人,这是军事史的一个遗憾。马新林表示,冯远副主席已经带领美术家为烈士画像,根据这些烈士的后代以及战友的讲述,再根据儿孙的外貌,加以描绘,譬如烈士王佐画像的就曾征求过宋任穷同志的意见。中国美协将联合几个单位,进行系列的为烈士造像工程。最后由总政治部出面,把这些烈士画像交给中国军事博物馆,弥补这些烈士遗像的空白。马新林表示,还要举办为历史造像——美术家为烈士造像的展览,而以前的烈士遗像作品多是由民间画工创作的擦像,艺术性较差。

老画家朱理存表示,当她听了袁王烈士后人的讲课后,提出作为人物画家也应该做点什么,她表示想和他们坐坐,听听他们的故事,然后创作一些井冈山人物。于是下午,采风团安排了马振生和朱理存专门去拜访袁文才、王佐烈士后人,两位老画家身背画具前往,近距离的和袁王后人进行交流。了解到这一情况后,许多美术家表示,马振声和朱理存这样的严肃而认真的对待创作,并且真正的深入生活,体验生活,在今天真是难能可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