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521,在这全民秀恩爱的日子,我们想办一场慈善募捐演唱会,为一个有梦想的患有白血病乐队吉他手,我们需要帮助,您能伸出您的援手吗

图片 1

    慈行牛城公益协会5月22日官方发布:                

一个微信红包引来一连串吵吵闹闹。

­ 第三届大连高中生音乐节开唱 。 杨毅 摄

                      “涛”声依旧

这几天,在一个微信群里,众网友以爱心红包的形式为一名癌症患者捐赠。没承想,一名网友却将多个“爱心红包”抢走并拒绝归还,微信群里顿时炸开了锅。

图片 2

           救助周静涛慈善募捐演唱会

“你今天很过分,这是救命钱。”“抢了救命钱还说谢谢。”“都是保命的善款,连同前几次抢到的红包,一并还了吧。”红包被一个化名李超的人多次抢走后,群里沸腾了,群友们纷纷留言要求他返还善款。可李超始终没有回应。

­ 第三届大连高中生音乐节开唱 。 杨毅 摄

                           爱心征集

第二天,群友们找到拉李超入群的李超南,询问原因,随后李超南在群里解释:“李超”是他表弟的微信号,表弟使用外挂软件自动抢红包,并不知抢到的是“救命钱”。

­
中新网大连7月29日电第三届大连高中生音乐节29日下午在大连国际会议中心举行,4000多名高中生到场参加。此次音乐会参加演出的演员、乐队全部由学生自己组织,门票所得收入将全部捐给身患癌症的儿童用于疾病治疗。

图片 3

有人怀疑,“李超”可能是李超南专门用来抢红包的“小号”,对此李超南没给出正面回答。最后,他代“李超”退还了300元善款,并以其个人名义为患者捐款1000元。

­
C60学生音乐节是C60青年慈善组织发起的一年一度的音乐盛会,旨在为学生提供旷阔的展示平台,并将所募集的善款全额捐赠给癌症儿童。C60音乐节现已举办两届,首届观众人数达到1100人,第二届逾3000人,已受到社会各界广泛关注,并在广大青少年群体中形成了一定的影响力。

(环形山乐队,左二为周静涛)

近年来,微信募捐越来越火热,许多需要帮扶的人,经过微信朋友圈的传播,往往能得到比传统渠道更快的救助。

­
据介绍,此次音乐会全程历时6个多小时,音乐节中所有节目从近百个演出单位甄选出的15支学生乐队及14支舞团组成。参与学校覆盖大连全市高中及部分大学,演出内容包括摇滚、金属、民谣、电音、流行、街舞等。

情况介绍:

去年6月,一名男孩白血病复发,却筹不到巨额治疗费。当时,孩子的叔叔发出一条求助微信,3天里就募集到80万元善款。

­
据C60志愿者杨苏宁介绍,C60青年慈善是他们给自己的组织取的一个很国际化的名字,这个组织成立的意图是通过活动,为社会募捐,帮助那些有经济困难的癌症儿童。

周静涛 石家庄环形山乐队组建者,吉他手

朋友圈的募捐越来越多,怎么辨别真伪呢?有媒体报道,很多求助信息是犯罪分子利用人们的善心进行诈骗,帖内所留联系方式多为外地号码,打过去不是吸费电话就是电信诈骗。

­
C60青年慈善组织的发起人之一杨苏宁曾是大连一所重点高中的学生,现在美国读高中。她在美国读高中期间,发现国外的学生做慈善活动不是用父母的钱去捐赠,而是通过自己的能力去募捐,她把这一理念带回给大连的高中生们。几个小伙伴一拍即合,他们要用自己的能力为癌症儿童募捐,于是,有了大连首届高中生摇滚音乐节的诞生。

1991年出生,邢台县冀家村人,父亲早年高位截瘫,他是家庭的唯一支柱。2013年12月14日,正在石家庄学院读大四的他,被查出患有急性髓系白血病Mb5。当时,在石家庄电视台和石家庄市广播电台的帮助下,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纷纷伸出援助之手。病情得到了暂时的控制。

曾被媒体报道过的一个案例是,为给患急性淋巴白血病的女孩筹钱治病,在东莞务工的张女士在微信朋友圈展开众筹。她把自己的身份证、手机号、银行卡号等信息一并公布在网上,然而有不法人员却利用其身份证复印件等信息购买保险,申办高额信用卡,且要求变更其投保的手机号。所幸发现及时,张女士向相关开卡银行及保险公司举报,才避免了更大的损失。

­
据悉,第一届C60高中生音乐节成功募集到27000元善款,通过希望工程捐赠给大连旅顺患重症再生障碍贫血的两岁宝宝吴雨辰作为治疗资金。第二届C60高中生音乐节,筹集31000元善款,分别捐献给吉林大学白血病学生姜澈,和7个来自大连困难家庭的白血病儿童。

图片 4

网上还出现过一个募捐案例:某家人有车有房,孩子突患重病,其朋友通过微信进行个人募捐,轻而易举地募集到600多万元,却出现剩余善款不知如何处理的状况。这个案例给人们的头脑中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慈善募捐到底是不是每个人都可以随意行使的基本权利?

(乐队演出中为周静涛)

负责慈善法起草工作的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原副主任阚珂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举了个例子:某人得了白血病,需要一大笔钱来治,我听说了,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我想做好事,向社会发布了募捐的消息,大家把钱捐到我这里来,我再给他。慈善法不提倡、不主张这样的事,道理就是个人募捐不透明,没有规范的管理,没有办法监督,对钱款怎么使用也没有约束。

他是一个阳光少年,在接下来近3年的时间里,他以积极乐观的态度面对生活,边工作边治疗,并坚持在多个白血病友论坛、社区鼓励其他病友积极面对生活。2015年,他组建了属于自己的乐队-环形山乐队,自己写歌,追逐着自己的梦想。

清华大学公益慈善研究院院长王名认为,慈善募捐是以慈善组织为主体,为了慈善目的开展的财产活动。而在朋友圈、微信群里为亲朋好友进行的爱心捐赠活动不叫慈善募捐,这是一种自愿行为,属于赠与。

图片 5

“在微信朋友圈里发起爱心捐赠活动,不能说这种行为违法,而是不受慈善法保护。一旦出现问题,那就要靠其他的法律去解决。比如受益人不承认收到捐款,对于捐赠是否发生有合同上的纠纷,那就要靠合同法来解决。如果受益人把捐的钱用在了别的地方,那就要靠刑法等其他的法律去解决。”

(曾经的阳光少年左二为周静涛)

如果真的需要在微信群里进行类似的募捐活动,专家建议,可以申请成为慈善组织,或是寻求与慈善组织的合作,否则,风险就只能自己承担了。

2016年9月,
他病情复发了!医生建议做骨髓移植手术,但费用高达50-60万。这对他和他的家庭来说简直是一个天文数字。在亲朋好友以及爱心人士的捐助下,维持治疗了半个月病情有所好转。

 
 今年五月,他的病情再度恶化,他不想放弃治疗,他还想继续追逐自己的梦想,他有默默照顾他的老妈,他有爱着他不离不弃的女朋友,他有志同道合的朋友,他还有一直关心他帮助他的爱心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