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合拳解健身场所难题

如果没有日益高涨的健身热情,有关“健身去哪儿”的困惑不会如此深切。

体育设施尤其是公共场地的加快建设,符合公众期待。根据艾瑞数据统计,在2016年我国运动人群主要运动场所的多项选择中,近80%的运动人群选择了“户外公共场地”,位列第一,其次是健身房、家里、企事业单位、付费体育场馆等。这并不意味着户外公共场地更受青睐,但不可否认的是,它的包容性更高。户外公共场地的经济、便利等特点,使它能够覆盖更多人群。

他强调体育场馆、设施的建设要选址合理,便民利民,“少建高大上的大型体育场馆,多建群众身边的体育健身设施。”

“健身去哪儿”之所以成为一个问题,反映的是现有体育场地难以满足人民日益高涨的健身需求这一基本事实。而在有限的体育场地中,路途偏远、功能偏少、价格偏高等具体问题,又成为阻碍人们健身的拦路虎。

近年来,随着我国运动健身人群持续增加,我国体育设施建设也逐渐加速。根据全国第六次体育场地普查,截至2013年底,全国共有体育场地169.46万个,比10年前翻了将近一倍。

同时,指导支持地方在依法依规的前提下,利用公园、公共绿地、河堤、楼宇消防层、城市屋顶等符合条件的场所增建健身设施;指导支持地方通过开发利用垃圾场、改造废旧厂房等闲置资源,改建体育场地设施;指导支持地方利用城市拆迁改造产生的“金角银边”完善便民利民的健身设施。

健身去哪儿?这是与群众生活满意度息息相关的大问题。回答好“健身去哪儿”这一难题的过程,就是让群众收获健身成就感与幸福感的过程。来自群众的“健身去哪儿”之问来得直接,回答这一问题也没有必要绕弯子:能做的规划要及早做起来,能改的场地设施要及早改出来,能拿出来的开放场地要及早拿出来。

随着一系列新政出台,江苏的南京五台山、奥体中心等不少大中场馆都实现了免费或低收费开放,更多居民走进了各地体育场馆,不少项目还出现了排队等位的情况。以今年“五一”小长假期间为例,全省近百个体育场馆群接待健身人群73.3万人次。其中,室内免费、低收费接待人次为10.2万,户外免费、低收费接待人次为38.4万,两者之和占总接待量的66.3%;与此同时,正常收费时段的健身人群数量稳定。

对于体育场地建设来说,用地也是个很大的问题。根据《城市社区体育设施建设用地指标》,人均室外体育场地用地面积为0.30~0.65平方米,人均室内体育场地建筑面积为0.10~0.26平方米,但从各地的情况看,有关规定并未得到有效落实。在老城区,尤其是北京、上海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体育场地的用地问题更难破解。

破解“健身去哪儿”这一难题,盘活存量与扩展增量缺一不可,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但王泽林也表达了她的顾虑,“经常能看到同学在论坛上说,场地被校外人员占用了。”校外人士的到来,在一定程度上会压缩在校学生的运动空间。此外,学校也面临安全保障、资金管理等一系列难题。

从2014年开始,中央财政开始投入财政资金,分别按照补贴标准的20%、50%、80%,对东部、中部、西部地区的1200多个大型公共体育场馆开放工作给予补助。

有关盘活体育场地存量这一问题,已经进行了多年探索,但实际收效显然并不尽如人意。盘活现有体育场地都能彻底开放,也难在即便所有体育场地彻底开放也未必能够取得好的效果。比如一些大型体育场馆,原本就是为承办大赛所建,将这样的场馆完全转为全民健身所用并不现实;比如一些新建场馆,越来越远离中心城区,即便在办完大赛后敞开大门对外,肯定也难以吸引群众前去健身。当然,对于学校体育场地而言,如何有序开放始终是一个难以破解的难题,这也直接导致学校体育场地有序开放的少,依旧不能做到资源共享的则占了大多数。即便是在如此艰难情况下,也还是要认真总结经验,积极破解难题。毕竟将现有体育场地存量充分利用好,仍不失为解决“健身去哪儿”问题的便捷途径。

记者了解到,目前江苏无锡市300多所学校中已有200多所学校向社会开放了体育场馆,无锡市体育局下属体育产业发展集团的3家运营管理公司,托管了天一中学等11家学校及社会体育场馆。

自2001年起,体育总局共投入中央集中彩票公益金26亿多元实施“雪炭工程”,在老少边穷地区援建方便群众使用的“雪炭工程”体育设施项目1127个,惠及28个省、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上千个县。

从根本上破解“健身去哪儿”难题,就必须在扩大体育场地增量上有所作为。从长远看,大型体育场馆如何更好地为全民健身所用是必须要考虑的问题,而在新建小区及新建城区规划设计好相应的健身设施理应成为标准配置。相对而言,如何利用好废弃厂房等设施为健身所用,如何在现有公园体系中合理规划出健身区域,如何在城市周边依山傍水区域因地制宜配置健身步道、自行车道、登山步道等设施,如何依托科技助力将共享健身理念落到实处,如何创新方式方法将偏高的健身价格降下来……所有这些依托于现有条件的改进型举措,更便于随时上手操作、即时释放健身潜能,立竿见影解决一些“健身去哪儿”的具体问题。而在标本兼治解决“健身去哪儿”难题的过程中,合理统筹政府与社会力量,多渠道、多层次增加体育场地供给,理应成为工作重点与发展方向。

八成人选择“户外公共场地”为主要运动场所

建群众身边的体育设施

实践证明,推动全民健身工作,既要有整体规划、统筹考虑,也要讲究好事办好、实事办实,在把方向与办实事上把握好节奏与力度,就完全有可能将全民健身工作推进到全新的高度,让“健身去哪儿”的困惑最终成为历史。

根据艾瑞数据统计,我国40.5%的体育场馆集中在学校,数量高于乡村镇、小区、机关企事业单位、广场公园等。

体育场地设施面临的多重问题显然不能依靠单一的政策解决,体育总局正在打出组合拳,采取一系列措施。

“免费或低消费享受体育场馆群专业的健身设施,接受专业健身服务和指导,已经走入老百姓的生活,成为当地群众时尚的生活方式。”江苏省体育局经济处调研员吴晓波说。

然而,目前的状况离目标还有些距离。《第六次全国体育场地普查数据公报》显示,截至2013年12月31日,我国的人均体育场地面积为1.46平方米。

如何解决学校全面开放体育设施的后顾之忧,兼顾群众健身和师生教学的需求?对此,西安交通大学校体育中心的工作人员介绍,学校的室外运动场地免费对外开放,但一些室内羽毛球、篮球等场地只对校内师生开放。

自1997年起,体育总局共投入中央集中彩票公益金7.8亿余元,支持地方建设“全民健身路径”室外健身器材近18000套。

爱运动的你,今天去哪儿健身?《“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提出,将完善全民健身公共服务体系,推进公共体育设施免费或低收费开放,确保公共体育场地设施和符合开放条件的企事业单位体育场地设施全部向社会开放。为解决健身“去哪儿”的问题,已有多地探索推动现有体育设施向社会开放,记者对此进行了实地探访。

“我们反对各地在没有经过科学研究论证的前提下,盲目建设高大上的大型体育场馆。相反,对群众身边的、用得上的健身设施建设,体育总局则给予大力支持。”赵爱国指出。

《陕西省第六次体育场地普查数据公报》显示,全省体育场地数量40103个,其中体育系统仅有577个,而教育系统有15048个,其他系统比如事业单位、企业等有24478个。除了体育系统,盘活教育系统,调动更广大的社会资源,对缓解大众健身资源短缺作用不可小觑。

据赵爱国分析,制约我国体育场地建设,影响地方体育设施管理的主要是人、地、财三个因素。

今年3月,江苏省政府正式发布《江苏省体育设施向社会开放管理办法》,规定公共体育设施全年开放时间一般不得少于330天,每周开放时间一般不得少于35小时,并向社会免费、低收费开放;公办学校在保证教学需要和校园安全前提下开放体育设施,鼓励民办学校向社会开放体育设施。江苏省教育厅体卫艺处相关负责人介绍,该省符合开放条件的学校有4000多所,去年开放率已达到90%以上。

体育总局将以建设“10个一批”为重点,支持推动地方建设完善全民健身场地设施。“10个一批”包括一批健身步道、一批体育公园、一批社区健身中心等。

公共体育设施建设,既要扩大增量,又要盘活存量——今天,健身去哪儿

全民健身场地设施规划建设有关政策、标准和制度也正在完善中。体育总局今年将启动全民运动健身模范市创建工作,组织开展“三级联创”。在具体的指标体系中,解决群众“去哪儿健身”占重要权重。“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把地方的积极性调动起来。”赵爱国说。

晚上7点刚过,唐女士像往常一样来到家附近的南京师范大学仙林校区,简单热完身便开始沿着操场慢跑。跑道上,也不断有锻炼的人群加入进来。

“作为健身设施的一种新模式,智慧健身设施有助于提升健身的趣味性、科学性和有效性。”赵爱国强调。

40.5%的体育场馆集中在学校

大型体育场馆前期建设及其建成后维护管理成本普遍巨大,建成后运营管理普遍困难,使用效益普遍低下。

公众日益高涨的运动健身热情,正在找寻更多的释放空间。为了方便群众就近健身,国务院印发的《全民健身计划》提出,推动公共体育设施建设,有效扩大增量资源,进一步盘活存量资源。

另外,体育总局积极支持建设县级公共体育场、足球场、门球场、社区多功能健身场地,支持地方利用现有公园增建体育健身设施,建设登山健身步道等场地设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