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综合治理走出网格化服务管理精准之路

小陈,我家能及时用上天然气多亏了你呀!这是我刚从地里摘的西瓜,你尝尝。”不久前的一天,湖北省钟祥市郢中街道办事处宫塘社区居民胡志清大爷拉着网格员陈平的手说。

新华社北京9月19日电 题:社会综合治理走出网格化服务管理精准之路

我省多地探索创新城镇基层“微治理”——

在钟祥市像陈平这样深受居民喜爱的网格员有2845人。

68亿条基础数据、700万条人像数据、近20万路探头信息、1200路电子卡口信息……在湖北襄阳,这些海量而精准的数据形成综治中心的大数据链,实现了基层社会治理数字化集成、监测、研判、指挥、调度、实战等功能。借此,去年以来,襄阳市8类可防性案件平均下降10%以上,群众安全感指数达94%以上。

“未来几年,我省每年将有超过100万人进城落户,实现全省‘大平安’还需加强和创新城镇基层‘微治理’。”近日,我省政法综治战线召开全省加强和创新城镇基层社会治理工作推进会议,聚焦城镇基层社会治理工作。

自2014年来,钟祥市委、市政府坚持把网格化管理的重心放在社会治理上,用足用活数据、队伍、网络三大优势,闯出一条共建共治共享和谐社会新路。

近年来,各地将人、地、事、物、组织等基本治安要素纳入城乡社区网格化服务管理。截至2016年底,全国社区网格化覆盖率达到93%。各地统筹有关部门在网格化管理中的职能,融多张网为一张网,变“条线网格员”为统一管理、一员多用的“综合网格员”。

如何通过城镇基层社会治理的有效创新,增强城镇居民的获得感和安全感?在会上的交流过程中,我省多地的探索经验受到与会者的关注与肯定,成为大家学习的标杆。记者于近日深入这些基层社区,了解他们的探索与收获。

n37555.com,唱响民生服务曲

依托精准的网格化服务管理,社会综合治理打破了各部门的信息壁垒,社区和乡村有了清晰的管理脉络。专家指出,深化拓展网格化服务管理,就是尽可能把资源、服务、管理放到基层,使基层有职有权有物,更好地为群众提供精准有效的服务管理。

元旦小长假期间,在成都市武侯区簇锦街道永兴社区永祥苑,居民赵燕每天都在小区里不定时巡逻,为邻居们看家护院。

走进钟祥市丰乐镇,提起“格格义工队”可谓无人不知,尤其是腰湖港村特困户刘清富感触良多。原来,他家有80岁的母亲,妻子是精神障碍患者。屋漏偏遇连夜雨,去年他查出股骨头坏死。正在他对生活失去信心时,以网格员郭小祥为队长、常蓓等16名网格员为成员的格格义工队向他家伸出援手。本就工资不高的网格员们除捐款2000多元外,还定期到他家打扫清洁、整理房间、协助干农活。在网格队员的影响下,刘清富的邻居刘美清也加入帮扶行列,义务帮助刘清富家除草、施肥、喷药……面对家徒四壁的困境从未动容的刘清富被格格义工队和邻居的善举彻底感动了。他逢人就夸格格义工队好。如今,丰乐镇已有近10家企业老板和近20名机关干部参与到格格义工队公益活动中。

充分发挥综治中心、网格化服务管理重要作用,建立健全社会矛盾常态化排查发现机制,增强化解社会矛盾的实效。综治工作下沉至基层社区、汇聚到群众指尖,人民群众在家门口、掌心里就能办成事,真正做到“让数据多跑路、让群众少跑腿”。

该社区像赵燕这样的“武侯好邻居”平安志愿者还有许多,而这样的基层实践正是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的有益探索。

钟祥市网格化社会管理中心主任关波介绍,过去,有个别基层干部把干群关系误读为天然的矛盾体,难以调和。现在,网格员时刻把自己摆在民生工作服务员的位置上,服务工作干得主动、扎实、得体,干群关系一下子发生了变化。格化员参与基层源头治理,侧重于及时收集反映社情民意,宣传讲解民生政策,关注关爱弱势群体,成为服务民生的重要力量。目前,全市共采集录入人房基础数据35万户105万人,流动人口3.5万人,吸毒人员、社区矫正人员、易肇事肇祸精神障碍患者等7类特殊群体8900余人都一一记录在册,成为网格化治理的重点服务对象。

精准的网格化服务管理不仅提高了工作效率,还激发了居民参与社区管理的积极性和主动性。福州市在全市“一张网”的基础上,打通政务数据、视频监控、便民呼叫、应急指挥等7个方面系统平台,为网格员量身定做“e治理”APP,向基层群众开放“e福州”APP,网格员和广大群众共同参与群防群治。目前“e福州”注册用户已达100多万人。

“社会治理如何实现共建共治共享?”这也是全省加强和创新城镇基层社会治理工作推进会议热议的焦点。“光靠基层党委政府的传统模式已无法满足现实需求。”省综治办相关负责人表示,各地要加快推动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的多元主体参与互动、共建共治共享机制建设,构建新型社区治理和服务体系。

练好基层调和功

在甘肃兰州市西固区,依托三维数字城市管理和综治信息平台,城区被划分为221个网格,农村被划分为90个网格。综治网格员手持移动终端进行巡查,及时发现大气污染拍照上传至三维数字中心城市管理平台。依照规定时限,在平台系统实现受理、立案、派遣、处理、反馈、核查、综合评价的闭环流程,大大降低了行政成本,提升治污效率。

让更多力量有序参与到社区治理中来,永兴社区尝到了甜头。“赵燕他们眼睛尖,遇到哪家出了事,或者碰到可疑的人,都是他们第一时间打120和110等。”居民崔树贤告诉记者,永祥苑是一个拆迁安置小区,流动人口较多,原先治安问题不少,盗窃案件时有发生,“现在已经很久没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