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0

丹青抒写奥运英雄

现实社会生活是艺术创作的源泉,我选定奥运人肖像这个绘画题材的想法就是在现实生活中产生的。

图片 1

2017年12月23日,由北京书画艺术院和华夏珍宝博物馆联合主办的“翰墨千秋·着名画家王其智艺术作品展暨研讨会”在中国国家博物馆白玉厅隆重举办。王其智是新中国第一代伟人肖像油画画家、天安门城楼毛泽东油画肖像标准范式的创作者之一。活动现场展示了王其智从艺80年来创作的伟人肖像及桃子题材作品60余幅。毛主席女儿李讷及爱人王景清,朱德总司令外孙刘康,毛主席专职摄影师钱嗣杰,毛主席贴身卫士田云毓,全国政协常委、北京市原副市长、当代着名画家孙安民,中国国家博物馆副馆长谢小铨,中国国家博物馆原副馆长张威,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陈池瑜,中央美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罗世平,北京荣宝拍卖有限公司原总经理刘尚勇,中华书画家杂志社总编辑王镛,北京收藏家协会副会长、中国世家鉴定收藏网鉴定专家魏三纲以及外交部原领导、驻外大使等各界领导、专家学者出席了开幕仪式。

近年来我因生活的机缘常居北京,在奥运会期间见证了奥运冠军成功之辉煌,在国家体育总局我更是目睹了国家队运动员训练之艰辛。通过与多位世界冠军的交往,我被他们为国争光的拼搏精神深深感动,产生了强烈的创作欲望。

日本著名画家加山又造的《牡丹》

图片 2

我认为,他们那看似平凡的血肉情感之躯,而在日常训练和奥运赛场上却表现为超凡的刚毅和奋勇彰显了中华民族的英雄气概,这是中华民族的顽强精神,叫人钦佩,令人景仰。

图片 3

研讨会上,与会专家学者从专业的角度和理论的高度对王其智创作的伟人肖像、桃子等不同题材作品的艺术特点、艺术价值进行了全面的分析和讨论;对王其智从艺80年来的艺术成就进行了回顾和总结;探讨了在新时代中王其智作品的重要价值以及对中国当代艺术的深远影响。充分肯定了王其智的艺术成就。

于是我萌生了用中国传统文化弘扬奥运精神的念头,并决意尝试运用中国岩彩画这个特殊画种作为载体,进行体育运动明星人物系列专题创作,希望采用宝石级永不褪色的矿物颜料,运用这一古老而全新的绘画方式为中国体育明星传神写照,以展现他们不断战胜自我、挑战人类极限的永恒风采。

法国拉斯科岩洞壁画

图片 4

勇敢的探索

图片 5

王其智自幼跟随父亲,中国现代艺术大师、画坛巨匠王式廓先生学习绘画,自1951年中央美术学院结业后的27年间,一直承担着国家领袖和伟人肖像画的绘画任务,为天安门城楼、人民大会堂、新华门等诸多国家级殿堂及数次重大政治活动绘画毛泽东及其他领袖人物或伟人油画肖像。他既是新中国第一代伟人肖像画家,也是新中国成立后从事领袖画像时间最长的画家。此外,他还参与创作了天安门广场上的马恩列斯、孙中山,以及刘少奇、周恩来、朱德等老一代革命家的油画肖像,成为创作领袖油画肖像最多的画家。

奥运冠军作为现代青年一代的优秀典型代表,他们获得了金牌,为国家争了光,在赛场上获得了成功,而背后是他们付出了更多的艰苦训练与无数汗水。运动员退役后,可能很快就被人忘记了,但我希望他们那种挑战极限、战胜自我的进取精神,那种努力拼搏、催人奋进的顽强意志会被永远铭记,永载史册。

东山魁夷的作品

图片 6

我感到从这些角度,能以绘画的审美方式去记录与展示他们,应该是美术工作者的历史使命和勇敢担当,这将会对鼓舞青少年一代的健康成长具有深远的价值意义。

亚洲文明对话大会正在北京召开,大会的标志则是一朵抽象的牡丹花。牡丹在中国素有“花中之王”的美誉,是富贵的象征。牡丹自唐朝传于日本后,也成为日本人钟情的花,一直到今天。日本著名画家加山又造特别喜爱画牡丹,他的牡丹作品有数百幅之多,这正是亚洲文明交流互鉴深入程度的明证。

除领袖肖像画外,王其智还以画桃闻名于世。他笔下的桃艳而不俗,巧而不失拙,拙而不失雅。其干遒劲有力,枝繁叶茂且绿意葱茏。桃实疏密交错,其色浓淡相间,前色显而不俗,后色淡而有味。令人不禁想起《西游记》中王母娘娘蟠桃园中的仙桃。王其智独具特色的画桃艺术,得到了画坛众多专家学者的一致认同,被赞誉为继吴昌硕、齐白石后又一画桃大家。

一方面,画作表现的对象是具有极高关注度的体坛明星。他们那勇攀世界体育高峰的精神体现了时代需求,代表了中华民族的光辉形象,为世界所瞩目。我认为应以高度的社会责任感选取这样既反映人民大众审美需求,又给社会生活注入真善美的崇高精神的题材。

中日两国在文明交流中一直互相影响。在人与自然的关系上,中国所推崇的亲近自然、“天人合一”的观念对日本影响很大。以绘画为例,日本受自然观的影响,一直以来保持着使用矿物颜料作画的传统。

图片 7

另一方面,中国岩彩画是一个既古老又年轻的画种。岩彩的精神品相厚重、雄浑而晶莹,色彩五彩斑斓而苍茫,具有讲究内在美的中国美学品质。中国岩彩画应更注重对现实社会生活的关注,使这一古老画种与我们的时代精神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用它表现当代扑面而来的崭新的现实生活感受,创造属于当代中国人的岩彩形式。

随着科技发展,日本画在工具材料、表现形式、题材内容及审美观念上都在不断变化,新的人工矿物颜料被开发出来,并应用到岩彩画创作中,被称为“新岩彩”。新岩彩分级更精细,色系更丰富,弥补了天然色一石一色的缺陷,有利于画家进行创新,而这一潮流又反过来影响了当今的中国画坛。可以说,岩彩艺术给了我们一个管窥亚洲文明交流互鉴的视角。

王其智在画苑默默耕耘,对中西画的结合不断求索,努力把西画的造型写实技巧与中国画的意境相融合,又以深厚的素描、色彩功力与中国的写意相结合,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中西合璧的艺术风格,开拓发展了中国画的艺术视野。他的绘画艺术将在中国美术史上留下重重的一笔。

由于作品选题反映的对象是公众极为熟悉热爱的崇拜对象,这在画面的具体表现上无疑具有高难度。但我认为,选择肖像画作为突破口创作具有中国气派的岩彩画,是当代美术工作者义不容辞的责任,我愿做其中一个勇敢的担当者和探索者。

古老的岩彩艺术

研讨会现场实况:

图片 8

岩彩画是以矿物颜料为主的一个画种。近年来,国内艺术界从矿物材料学挖掘的角度推起了一波新的文化浪潮,而岩彩画在此又一次浮出了历史的水面。中国自古以来称绘画为“丹青”,丹指朱砂与红,“青”指蓝铜矿或青金石,丹青指的就是制成颜色的天然矿石,泛指绘画颜料,也成为中国画的代各词。这说明,岩彩是中国最古老、最常用的画材。实际上,岩彩画可以追溯到到原始社会,如旧石器时代的法国拉斯科岩洞壁画,西班牙阿尔塔拉洞窟壁画,以及新石器的时代中国的摩崖壁画、仰韶文化中的彩陶,都是采用天然的岩彩绘制而成。

图片 9王其智艺术在美术史上具有重要价值谢小铨(中国国家博物馆副馆长)

▲奥运冠军,原国家射击队总教练许海峰在自己肖像画作上签名。

随着人类建筑、雕塑艺术的发展,岩彩也在不断变化,颜料种类日渐丰富,表现技巧也在不断成熟。从古埃及的墓群壁画到古希腊的壁画,从阿富汗巴米扬佛教石窟壁画再到中国的敦煌壁画,我们都能找到色彩斑斓的岩彩艺术作品。中国的唐宋时期,尚武、开放、雄健之风也影响到了绘画,这一时期中国画使用的彩色颜料开发和使用达上百种,是中国画色彩表现的高峰期,也是岩彩艺术最为辉煌的时期。

国家博物馆最重要的两个地方,一个是我们一层的中央大厅,另外一个就是这里——白玉厅。这是国家博物馆最中心、最大的两个厅。在这个地方举办这么一个展览,我感觉有特别重要的意义,今天在国家博物馆举办王其智先生的画展有两个因缘:

岩彩画传承与创新

隋唐时期敦煌的壁画堪称世界古典岩彩画的高峰和典范,它规模宏大、色彩强烈,造型生动。古代画师利用透叠、重置、沥粉、贴金、勾金描银等繁复技法,展示中国绘画在色彩领域、材料技法等方面的巨大魅力,为我们研究和开拓岩彩画留下宝贵的资源。

图片 10王其智作品在中国美术史上占据着重要地位刘尚勇(北京荣宝拍卖有限公司原总经理)

我在绘画创作上力求充分体现中国岩彩画的传承与创新意识。

日本绘画中的文明融合

第一,国家博物馆藏有王其智父亲王式廓先生的名作《血衣》的素描稿,一直在国家博物馆收藏;

一、传统与现代的融合。在画种选择上,我选择中国传统的写意画和历久弥新的现代岩彩画来表现中国奥运人,是因为中国画矿物色是最具有中国特色的材料。它来源于自然界中的天然矿石甚至宝石,并经现代工艺加工,一方面它具有永不褪色、稳固的持久性;另一方面这些矿物石资源又极其珍稀昂贵,其特点与世界冠军的永恒精神相匹配,珠联璧合,相得益彰。在表现技法上,我采用了中国传统的工笔和意笔相结合的技法,运用现代的造型观念,采用透视明暗结构等西方写实性绘画技法,以丰富中国传统绘画的空间。既强调再现每位奥运人肖像造型的描述性,又注重表达体坛英雄人物精神意蕴的表现性。

日本从汉唐时期就开始学习中国文化。从中国输入日本的中国画以及后来一些用中国绘画内容、形式、技法进行创作的作品在日本被称为唐绘。虽然唐绘的倾向从9世纪开始在日本渐弱,但在此后相当长的时期里,日本的一系列画派都深受唐绘的影响。

第二,国家博物馆历来就有重大历史题材收藏、创作的传统,五十年代、六十年代、七十年代国家博物馆当时邀请到一批重要的美术家,创作了很多重要的美术创作。

二、艺术表达的写意性。中国情怀的执着追求必然激励中国气派的美术创作。而写意精神是中国画的灵魂和特色。强调艺术创作是主客观相统一的过程,强调高度主观加工、提炼概括,追求艺术形式的意象美感。我认为中国岩彩画创作应该遵循写意精神的原则把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结合起来。在具体表现体坛奥运人的艺术表达上,我一方面注重每一位绘画对象与生俱来的个人气质、性格特征,以及长期从事不同运动项目赋予其典型的职业性特点,着意刻画他们强烈的个性,力求使其形象准确生动,以使观赏者感到真实亲切可感。另一方面力图利用背景的空白和具有中国元素符号,线描的运用、色彩的描绘给观赏者提供充分的想象余地,以提高画作的精神含量,使整个画面高扬中国画传统的写意精神,彰显中国画的民族特色。我认为中国岩彩画应拥有中国式的表达,拥有中国老百姓喜闻乐见符合中国欣赏习惯的自身现代感,我愿做中国岩彩画中国气派表达的执着追求者。

日本在绘画领域一直没有丢失注重色彩的传统,并在此基础上进行大量的色彩研究和开发。南宋时期受禅宗的影响,水墨画传入日本,给日本带来深刻的影响。但是,唐代富丽堂皇的色彩和南宋水墨淋漓的写意却长期在日本的绘画中并行不悖,有时还相互融合。

今天王其智先生创作的作品在这里展出,也是特别有因缘。作品表现了艺术家对领袖那种崇敬的情感,这些作品在美术史上都具有重要价值。国家博物馆作为国家的祠堂和主庙,在这个地方举办这个展览,有特别重要的意义。

三、绘画技法的现代性。在新的形势下,中国岩彩人物画的艺术创造这一传统艺术形式应如何表现与时俱进的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我感到我们应对中国画继承发展和积极消化吸收外来艺术的优秀元素,走中国人物画的现代之路进行认真思考和积极探索。我认为描绘当代中国体育明星肖像画应以写实手法为主要表达的上乘选择,更要在形似和神似上下功夫。我运用中国画线条的匀和、用色比较单纯的中国画写实手法和西方写实技法相结合对人物面部表情刻画细腻入微,糅中西艺术技法于一体,增强了人物的立体感。我不但通过利用竞赛场上的即时性照片和视频资料信息,还充分调动了艺术想象力和自己储存的各类艺术形象库存丰富面部表情细节来塑造人物神态,使人物形象个性鲜明、惟妙惟肖,追求整个画面既写实又写意,既传统又现代,力求显现出一种清新高昂的现代格调。

明治维新以前,日本绘画不断从中国绘画中汲取营养,在中国不同时代、不同艺术风格的影响下,日本发展出众多流派,如唐绘、大和绘、汉画、狩野画派。明治维新以后,在脱亚入欧的思潮影响下,以冈仓天心为首的革新画家成立了日本最早的美术学院。冈仓天心的学生横山大观、菱田春草等画家在古典画风的基础上不断创新,将传统技法和西洋写实融为一体,创造了一批新兴的日本画,被赋予“朦胧体”的雅号。“朦胧体”破除了传统画法中以线条结体的陈规,把色彩表现从线条的框架中解放出来。在这种画法的影响下,日本画家大胆借鉴西方绘画的技法形式,并对绘画材料大幅拓展,这使得岩彩焕发了新生。岩彩为日本画表现当代的生活、拓展技法形式提供巨大的发展空间。值得一提的是,近代日本绘画的革新也促进了中国近代岭南画派的形成。

王其智先生的父亲是着名画家王式廓先生,王式廓先生的着名作品也在国家博物馆收藏,就是《血衣》,当时《血衣》这件作品出现的时候,是奠定了共产党的一个重要的绘画样式,就是主题性、叙事性绘图的样式,几十年之内都风靡了我们整个国家,我们所有的创作都是以这种模式来创作的。王其智先生创作了可以说是共产党的第一画,因为这张画就挂在我们祖国的心脏北京天安门广场的天安门城楼上,这就是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像,那么这张画像一直从开国挂到现在,当然中间有历次变化,但是这里面有一个重要的人物就是王其智先生,因为他奠定了主席像的标准样式,所以我们在这里对他表示非常的崇敬和爱戴,因为他创作了这么重要的一件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