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37555.com打造京津冀区域经济增长极

7月26日,由人民日报社主办的2018年京津冀协同发展论坛在北京举行。本届论坛主题为“共建·共融·共享”。

4年来,京津冀协同发展坚持优势互补、互利共赢、扎实推进、奋力开拓,这一新的区域经济增长极正迸发出蓬勃活力。这主要体现在4个方面:一是有序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取得初步成效。4年来,一系列疏解示范项目有序推进,关停了一批一般制造业企业

“四年来,京津冀协同发展坚持优势互补、互利共赢、扎实推进、奋力开拓。这一新的经济增长极正迸发出蓬勃的活力。”在7月26日召开的2018京津冀协同发展论坛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九三学社中央主席武维华回顾了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成果。他在会上表示:“在今后的工作中,我们要进一步认真学习领会十九大精神,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引,切实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不断开拓创新,为把京津冀打造为新时代新的区域经济增长极奋力拼搏”。

“以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为‘牛鼻子’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高起点规划、高标准建设雄安新区。”十九大报告为新时代谱写京津冀协同发展新篇章指明了方向。

京津;财税;利益分配机制;协同;共享机制

各位来宾、同志们,大家好。京津冀协同发展是习近平总书记亲自决策推动的重大国家战略,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实践新发展理念的重要组成部分。

2014年以来,按照党中央的重大决策部署,在京津冀协同发展领导小组的统一领导和统筹部署下,京津冀协同发展取得显着成效。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武维华

京津冀协同发展已经四年多了,人民日报社今天再次举办京津冀协同发展论坛,盘点发展成果,总结成功经验,交流改革心得,研讨未来合作,既非常必要,也非常重要。

《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京津冀“十三五”规划》以及12个专项规划编制实施,规划体系的四梁八柱基本形成。河北雄安新区批准设立,《新区规划纲要》也印发实施,《支持新区深化改革开放的指导意见》正在按程序报批。《北京城市副中心控制性详细规划》编制完成,行政办公区一期工程基本也建成。

4年来,京津冀协同发展坚持优势互补、互利共赢、扎实推进、奋力开拓,这一新的区域经济增长极正迸发出蓬勃活力。这主要体现在4个方面:

四年来,京津冀协同发展坚持优势互补、互利共赢、扎实推进、奋力开拓。这一新的经济增长极正迸发出蓬勃的活力,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

此外,控增量、疏存量的政策出台实施,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取得了积极进展,人口调控初现成效。环首都半小时通勤圈覆盖区域逐步扩大,累计打通“断头路”“瓶颈路”800多公里,生态环境保护协同推进,产业升级转移进程加快,协同发展的体制机制加快构建,公共服务共建共享取得了重要进展。

一是有序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取得初步成效。4年来,一系列疏解示范项目有序推进,关停了一批一般制造业企业,调整疏解了一批区域型专业市场;全面落实新增产业的禁止和限制目录,实施了更加严格的准入标准。伴随北京城市副中心建设,北京正着力从以零散项目、点状疏解为主的“小疏解”向以点带面、集中连片、央地协同、整体推进的“大疏解”转变。

一是有序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取得初步成效。《京津冀协调发展规划纲要》指出,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是一个重大国家战略,核心是有序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四年来,一系列疏解示范项目有序推进,关停了一批一般制造业企业,调整疏解了一批区域型专业市场;全面落实新增产业的禁止和限制目录,实施了更加严格的准入标准。

涵盖北京、天津两大直辖市和河北省11个地级市,京津冀地区人口超过一个亿,GDP占全国的1/10以上。作为北方最核心的发展区域,京津冀在环渤海和北方地区发展上起着重要带动引领作用。

二是在交通、环保和产业升级一体化3个重点领域取得实质性突破。4年来,首都地区环线高速、京秦高速、京台高速等一批“断头路”“瓶颈路”正在打通或扩容。京津冀三地在构建区域生态环境监测网络、预警体系、协调联动机制和加强大气污染联防联控上有了重大进展。北京市“瘦身提质”,“高精尖”经济结构逐步构建;天津市“强身聚核”,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快速发展;河北省“健身增效”,产业结构调整步伐加快。

四年来,伴随着北京城市副中心建设,北京正着力从以零散项目、点状疏解为主的“小疏解”向以点带面、集中连片、央地协同、整体推进的“大疏解”转变。北京城市副中心行政办公区一期工程基本建成,环球主题公园开工建设,公共服务建设同步推进。2014年起北京市常住人口连续保持增量、增速“双下降”。2017年末,北京市常住人口2170万人,实现了2000年以来的首次负增长。

“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打造以首都为核心的世界级城市群,对我国解决区域发展不平衡、不协调问题,具有重要的实践价值和示范意义。”人民日报社社长李宝善说。

三是雄安新区建设稳步推进。截至目前,备受瞩目的雄安新区规划框架已基本成熟,同步开展交通、能源、产业等20多个专项规划编制和30多个专题研究;具有鲜明“大部制”特点的新区管理机构高效运转;新区经北京新机场至北京城区的城际铁路、白洋淀治理和重点地块植树造林等一批重大项目先行启动。

二是在交通、环保和产业升级一体化三个重点领域取得实质性突破。四年来,在交通一体化方面,根据国家发改委关于京津冀地区城际铁路网规划的批复,到2020年,将以“京津、京保石、京唐秦”三大通道为主轴,基本实现京津石中心城区与周边城镇1小时内通勤圈。此外,首都地区环线高速、京秦高速、京台高速等一批“断头路”“瓶颈路”正在打通或扩容。

有序疏解

四是老百姓获得感增加。4年来,京津冀在协同发展中主动推进公共服务资源共享,民生工程项目和政策优先落地。京津冀三省市均出台了本地养老保险跨区域转移接续办法实施细则,推动京津两地高校到河北办分校、支持开展合作办医试点等政策。京津两市助力河北张承保地区脱贫攻坚也扎实推进,在社会保障、教育、医疗卫生、文化、社会管理等公共服务领域一体化上取得了明显进步,让老百姓从京津冀协同发展中增加了实实在在的获得感。

在生态环境保护方面,2017年京津冀区域内13个主要城市PM2.5平均浓度同比下降近10%。京津冀三地在构建区域生态环境监测网络、预警体系和协调联动机制、加强大气污染联防联控上有了重大进展,三地环保部门签署了《京津冀区域环境保护率先突破合作框架协议》,并正式启动了“京津冀环境执法联动工作机制”。

从2014年起,北京市常住人口连续保持增量、增速“双下降”;2017年末,北京市常住人口2170万人,实现了2000年以来的首次负增长。

在今后的工作中,我们要进一步认真学习领会党的十九大精神,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引,切实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不断开拓创新,为把京津冀打造成新时代新的区域经济增长极奋力拼搏。

在产业升级转移方面,北京市“瘦身提质”,“高精尖”经济结构逐步构建,天津市“强身聚核”,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快速发展,河北省“健身增效”,产业结构调整步伐加快。北京已累计调整疏解了动物园、大红门、天意等370余家批发交易市场,推动区域性批发市场、一般性制造业企业、学校医院等向外疏解,促进产业有序承接转移,曹妃甸协同发展示范区、张承生态功能区、天津滨海-中关村科技园等重点合作平台加快建设。

社会保障、教育、医疗卫生、文化、社会管理等公共服务领域一体化上取得了明显进步,让老百姓从京津冀协同发展中增加了实实在在的获得感。

一、加大协同创新力度,提升产业整体竞争力。京津冀作为北方最核心的发展区域,在环渤海和北方地区发展上起着重要带动引领作用。北京是创新资源聚集区,应尽快形成以北京为龙头、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京津冀协同创新集群。以研发转化为先导,大力发展先进制造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推动创新成果最大限度在天津、河北孵化并产业化,形成“研发—转化—产品”高端制造产业链条,打造“京津冀科技新干线”。要积极运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智能机器人等新技术改造传统企业,提升企业生产工艺和技术水平,开发新产品,拓展市场空间,把京津冀相互雷同的传统产业提升为各具特色的先进制造业,强化京津冀产业功能互补与合作。

三是雄安新区建设稳步推进。截至目前,备受瞩目的雄安新区规划框架已基本成熟,同步开展交通、能源、产业、文物等20多个专项规划编制和30多个专题研究;具有鲜明“大部制”特点的新区管理机构高效运转;新区经北京新机场至北京城区的城际铁路、白洋淀治理和重点地块植树造林等一批重大项目先行启动。

京津冀三省市均出台了本地养老保险跨区域转移接续办法实施细则,推动京津两地高校到河北办分校、支持开展合作办医试点等政策,京津两市助力河北张承保地区脱贫攻坚也扎实推进。

二、探索建立利益共享机制。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关键问题,是跨省级行政区中各行为主体的区域利益目标不一致,解决此问题的关键是建立三地利益协调共享机制。在产业协作方面,通过建立跨区域项目财税利益分配机制,推进跨区域项目合作共建;通过完善园区合作共建财税利益分配机制,支持各方共建,促进地区间加强合作,推进产业转移;通过建立“飞地经济”财税利益分配机制,促进“飞地经济”有序发展,缓解落后地区发展瓶颈制约;通过建立企业迁建财税利益分配机制,理顺迁入地、迁出地之间的利益关系,优化产业布局。在公共服务方面,也要建立京津冀三地的利益共享机制,比如建立医疗保险共享机制、义务教育一体化共享机制、人才一体化共享机制,从根本上助推京津冀地区提升公共服务均等化水平。

四是老百姓获得感增加。四年来,京津冀协同发展中主动推进公共服务资源共享,民生工程项目和政策优先落地。京津冀三省市均出台了本地养老保险跨区域转移接续办法实施细则,推动京津两地高校到河北办分校、支持开展合作办医试点等政策,京津两市助力河北张承保地区脱贫攻坚也扎实推进。社会保障、教育、医疗卫生、文化、社会管理等公共服务领域一体化上取得了明显进步,让老百姓从京津冀协同发展中增加了实实在在的获得感。

“4年来,一系列疏解示范项目有序推进,关停了一批一般制造业企业,调整疏解了一批区域型专业市场;全面落实新增产业的禁止和限制目录,实施了更加严格的准入标准。”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九三学社中央主席武维华指出。

三、调动企业等市场主体积极性。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推进,不能只让政府唱独角戏,关键是要构建一个激励相容的环境,使得相关的企业和社会组织能够在参与中受益,从而调动吸引更多的企业和社会组织参与进来,形成多方多元建设的合力。

在总结京津冀协同发展成绩的同时,我们也要清醒地认识到工作中的一些薄弱环节。例如,京津冀城市群协同发展及协同创新的力度不足,市场和社会组织的积极性还有待进一步发挥,公共平台建设还有待进一步加强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