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高考还能否改变命运?

最近的舆论场,被几个寒门学子的事情刷屏。比如,云南曲靖农村考生崔庆涛在建筑工地上收到北大录取通知书,河北姑娘王心仪考上北大“感谢贫穷”,新安县寒门学子王芝琳高分考上大学,高额学费却让患病父母犯了愁等。

图片 1

施维

值得注意的是,这类事件的焦点仍在高考成绩的胜利,这些寒门子弟也寄托于高考以及未来的大学经历,来改善生活,甚至改变命运。与此同时,也有一种质疑再次泛起:高考还能否改变命运?

摘要:

比阶层固化更可怕的是阶层固化意识的固化,比贫穷更可怕的是因为贫穷而滋生的卑微与胆怯。失去了对于知识改变命运的信仰,失去了奋斗成就人生的希望,才是真正的阶层固化。

这个话题已经探讨多年,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视角不同,答案便不同。从大学扩招的角度来看,大学生实现了从精英化到大众化的转变,在现实中,高考对于学子的“一步登天”的意味,显然会比数年前要淡化许多。

如果说高考中考等各种考试乃至人才选拨制度只是为了解决就业,或者促进社会阶层的流动。那无疑是我们每一个个体的悲哀,也是教育的悲哀。

阶层固化是一个老话题,最近又热了起来。

但如果从纯粹的学历上升层面来说,高考仍是一个重要途径,且提升学历依然能提供较大阶层跃升的可能,这也是现实。沿着学历上升的路径走下去,真正走向外面的世界,再加上努力奋斗,“高考改变力”便值得期待,所谓“命运改变”在某种意义上也可能成为现实。

教育资源的配置何时才能优化?教育天平何时能平衡?这也不是一朝一夕能解决的问题。

事情的起因是北京高考“状元”熊轩昂的一番话,在接受记者采访谈及“抢分”秘籍时,他用自己的人生经验指出优渥的家庭条件赋予其许多得天独厚的教育资源,是外地孩子或者农村孩子无法享受到的,这就决定了,他在学习的时候确实能走很多捷径。“高考是阶层性的考试,农村地区越来越难考出来。现在的状元都是这种家里好又厉害的。”

而就现在的社会情境来看,强调高考的学历上升作用,强调之后的努力奋斗,这样的视角,更具有社会现实意义。对此,寒门子弟应该更有发言权,最近的几个寒门子弟高考励志事件,就是高考制度仍是一个学历上升良好畅通渠道的最有力证明。

每一个从高考里走出来的个体都是优秀的,量化的分数的高低不能代表个体的全部。

在某种程度上,熊轩昂的话确实戳中了现实的痛点。当一个半大不大的孩子,用现实而又清醒的语调,说出这样一番话来,比一个成年人更能直指人心。尤其是在高考这个命题上,几代中国人籍此跨越了阶层的桎梏,书写了知识改变命运的家国篇章,而今天,在底层人员向上流动的渠道日益狭窄的现实境遇下,也被打上了“阶层性”的烙印,确实值得深思。

这样的高考,关键不在于家庭,不在于身份,更不在于所处的贫富环境,只在于个体的努力与拼搏。做到这点,所谓的改变命运,也就具备了最大希望。

什么时候,我们能不去过度追捧“状元”,而是尊重每一个在学知识的人?

但是,熊轩昂个人的感受和经验,是否能够等同整个社会现实?是否我们就要因此简单地认为原生家庭的影响,果真是寒门学子身上无法却除的枷锁?这显然是不客观的。就好比我们随便就可以举出几个身边因为读书改变命运的事例,却也不能因此就对当前社会阶层的流动性盲目乐观一样。

退一步讲,如果一个孩子不去读书,不在高考的战场上磨砺自己,其出路在何方?有人会说,当下是一个多元化的时代,成才路径千千万,不必拘泥于高考这一条。这话是没错的,但成才的路径再怎么多样丰富,也改变不了其需要知识的底线,而“接受教育参加高考”,仍然是目前现实中最直接最有效的“学习知识和提升自我内涵”的路径。

本文2768字,阅读需15分钟。

令人担忧的是,当人们在一遍一遍讨论阶层固化问题时,也在一次次强化对阶层固化的认知,随着新的“读书无用论”声音不断扩大,还有网络上某些爆款文章理直气壮喊出“寒门难出贵子,正是对奋斗者的公平”,或者都在无形中消解那些寒门学子努力拼搏的斗志,打击他们向上的信心,这更需要警惕。

尤其是对寒门子弟而言,这一点显然更重要一些。依托高考,学习知识提升自我,通过高考,考上大学寻求转变,这或许仍是很多寒门子弟人生升华的最佳路径。高考是普通人实现阶层逆袭的捷径,这句话没毛病,也没过时。只要高考在,努力在,其就永远是真理。事实上,这也是衡水中学和毛坦中学现实存在的最大价值和意义。

1 断裂与重构–当代中国社会分层?

客观上而言,一个人的成长发展,来自于两方面的作用,一个是外因,取决于国家、社会的相关制度安排、资源分配等,还有家庭的供给;一个是内因,来源于个人的努力与奋斗。我们在讨论阶层固化这一问题时,也有两个“舆论场”,一个向上,舆论期望通过有效的发声,引起国家相关部门的重视,通过一系列的制度安排来更有效地优化资源分配,从外力上打通阶层之间的有效流动,近两年国家在清华北大等重点大学实行的面对农村学子的专项招生计划就是非常典型的国家层面的努力,此外不少地区重点高中开设“宏志班”等都属于此类,解决的是外因的问题;另外一个舆论场向下,面向普通的老百姓。这个舆论场更为复杂,如果过于强调问题的表象片面重视外因,忽略了个人奋斗的价值淡化了内因的作用,绝对不是这一话题的正确“打开方式”,恐怕会起到适得其反的作用。

社会也要乐观积极看待这一路径,不要拿着“高考改变命运的作用弱化”这一刻板的腔调,来审视“寒门子弟跃龙门”。因为高考能让寒门子弟在未来有更多的选择,若再加上后期的努力拼搏,还有社会制度层面的不断完善,那所谓的改变命运,便就在每一个学子的掌控之中,这一方向值得期待。

社会分层(social
stratification)是指社会成员、社会群体因社会资源占有不同而产生的层化或差异现象,尤其指建立在法律、法规基础上的制度化的社会差异体系。

很多人都看过这样一幅漫画,两个孩子考试前去算命,一人抽了上上签,孩子想:既然必定“高中”,那我还学什么!一人抽了下下签,孩子想:既然必定“落榜”,那我还学什么!由是观之,如果首先我们不能以正确的方式来面对和认识所谓的“阶层固化”问题,那本就处于弱势的寒门学子是否也有可能成为那个抽中了“下下签”的孩子?如此,也就更遑论问题的有效解决了。

当然,这其中个体的努力奋斗,其意义显然更重要一些,再回到那个初始问题,高考还能否改变命运?努力奋斗就是最佳答案。每一个学子都应该坚信这一点,并不断追寻。

社会存在着不平等,人与人之间、集团与集团之间,也像地层构造那样分成高低有序的若干等级层次,而这种层次的存在使我们的社会形成各种各样的分级。

近年来,在我国有些农村地区高中辍学的现象比较突出,很多孩子中学一毕业就出去打工,这其中还不乏一些成绩基础较好的学生。有记者采访问他们为何不继续求学,回答出奇的一致:“如果考不上一流的重点大学,上一个普通大学也找不到好工作,还不如早点出去赚钱。”我不知道他们做出这样的选择,有多少是受到当前这些类似“读书无用论”等阶层固化思想的影响,我也无从知晓,他们中间多少人若干年后是否会后悔当初的选择,但是我们至少可以判定一点,只要有人能够再继续多读些书,哪怕享有的只是农村地区最普通的教育资源,他们的人生一定会和现在有所不同。

比如富人与穷人,占有多数社会资源的少数人和占有极少社会资源的大部分人。

客观上而言,不同家庭不同地区的学生所享有的教育资源是不平等的,这是事实。先天的家庭资源确实会给予特定群体更大的优势,更高的起点。但是,承认现实不代表就要向现实屈从,正视问题不等同于向问题妥协。如果所谓“输在了起跑线”的命题成立的话,那么后面的行程则更需要奋起直追,更需要给他们鼓劲加油。即便也许不一定能追赶得上,至少也让自己的人生有了不一样的高度和广度,让我们所身处的国家和时代有了更蓬勃的生机。

这种固化的阶层的形成造成社会的断裂,各阶级群体因为经济地位、经济资源占有不同而形成的地位差异,也成为各种社会矛盾的引爆点。

从社会公平正义的角度而言,我们需要正视当前存在的种种问题,并通过有效的改革措施去化解;但是从个体的视角,我们应该拒绝所谓的“阶层固化”论。其实,比阶层固化更可怕的是阶层固化意识的固化,比贫穷更可怕的是因为贫穷而滋生的卑微与胆怯。失去了对于知识改变命运的信仰,失去了奋斗成就人生的希望,才是真正的阶层固化。成功不是成功者的通行证,贫穷更不能成为贫穷者的墓志铭。无论在任何时候、无论是任何出身,相信奋斗并努力奋斗,永远是我们于这个时代最鲜活的存在方式。

当社会阶层的固化积攒的社会矛盾到达极致,社会急需去打破原有的固化的阶层,下层阶级需要往更高的社会阶层流动,由此,社会流动产生,社会结构重构。

责任编辑:梁冰清

社会流动(social
mobility),一个社会成员或社会群体从一个社会阶级或阶层转到另一个社会阶级或阶层,从一种社会地位向另一种社会地位,从一种职业向另一种职业的转变的过程叫做社会流动。

社会流动与社会分层有者密切的关系,同时会引起社会分层的变化,大多数人流动的是小幅度的小范围的。

而高考,无疑就是社会阶层和社会流动的一个直接重要体现。通过高考,下层个体和下层家庭向上层社会流动。所谓的“知识改变命运”,这种通过考试选拔获得教育并不断接近社会顶端的一种流动方式。

当然,这种流动不一定是成功的,很多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不一定就能成功的实现这个跳跃。多数的人在这个跳跃的环节是失败者。

同时,把教育当做一种促进社会流动,重塑社会结构的手段是否又失去了教育的本真?

真正的教育,是为了培养拥有健全人格和知识文化水平的素质人才,而不是功利主义者和利己主义者。

当教育沦为利己,权利,欲望的附属品,这是教育的悲哀还是社会的悲哀?

2 原声家庭有多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