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37555.com 3

【n37555.com】”上海武康路100弄”获全国优秀古迹遗址保护项目

近一段时间,我国的文物保护再次成为公众焦点,除了哈尔滨刘亚楼将军故居等7处文物被拆除事件,以“保护”之名行“破坏”之实的“壮举”也在全国各地不断上演:杭州西湖岸边秋水山庄的“变色记”,广西南宁宗圣源祠的维修与临近的楼盘建设“互动施工”,辽宁朝阳云接寺清代壁画惨遭“修复”,山东莱芜一段古长城被钢筋水泥打造成了“八达岭”,礼泉古代石佛变成了“水泥佛”……中国的文物保护究竟怎么了?我们的保护是为了给其穿上盛装吗?是为了让其融入经济建设的潮流之中吗?是为了将其“整容塑形”“改头换面”吗?

原标题:王运良:文物修复焉能“戏说”

今天,由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和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主办的“4·18”国际古迹遗址日主题活动”在清华大学召开,全国优秀古迹遗址保护项目揭晓。

文物保护不可逾越的底线

n37555.com 1

国家文物局副局长、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宋新潮,宣布了本年度全国优秀古迹遗址保护项目,分别为:山西省灵丘县觉山寺塔修缮项目、福建东山关帝庙维修项目、贵州海龙屯海潮寺修缮项目、上海武康路100弄1-4号文物建筑修缮项目、南京长江大桥公路桥维修文物保护项目。

文物保护是一项专业而科学的工作,事关文物的生死存亡,事关全体社会民众的福祉,因此必须遵循相应的原则,坚守不可逾越的底线。

n37555.com,《中国美术报》第120期 新闻时评

n37555.com 2

这些原则中最为核心的就是“不改变文物原状”。所谓“文物原状”并非单一的状态,实践操作中需要谨慎分析、科学鉴别、对症下药。但有一点必须强调,即“文物原状”一定是健康的、有序的原状,而既非病态的、杂乱无章的原状,也非存在安全隐患的原状,更不是正在遭受各种侵蚀的原状;那些由于长期无人管理而出现的污渍秽迹、荒芜堆积、糟朽残损,也同样不属于文物的原状。所以,文物保护过程中的“不改变文物原状”必须是剔除了危害文物健康的所有因素后的状态。

粗糙的文物修复“闹剧”何时休?

上海武康路100弄1-4号文物建筑修缮项目,完成了对建筑外立面及室内重点保护部位的修缮并恢复了历史特征,保留了建筑现存历史原物;对建筑外立面及室内重点保护部位进行了三维激光扫描,并利用BIM体系,采用三维建模的手法进行施工图设计,真实再现了建筑的墙体、屋面、门窗等构件,绘制了屋面、地坪、墙面的构造做法。项目遵循真实性、完整性和可识别性的文物保护原则,旨在恢复文物建筑的历史原状,同时秉承“历史的建筑、自然的环境、艺术的生活”的设计理念,追求历史与时尚的交融,自然与舒适的并存,艺术与功能的天成,对提升衡山路——复兴路历史文化风貌区的城市文化品质、塑造城市场所精神有着重要意义。

其次是原真性与完整性的原则。保持文物的原状需要各种支撑,真实性就是其一,而且要最大限度地保持原来的真实性,包括原有的外形和设计、材料和材质、用途和功能、传统技术和管理体系、环境和位置、语言和其他形式非物质文化遗产,乃至精神和感觉等;完整性保护是指对文物本体、附属文物、内外的自然及人文环境等能够体现文物古迹价值的各个要素进行全方位保护,对其在历史演化过程中形成的包括各时代特征、具有价值的物质遗存也要予以充分的尊重。其实原真性和完整性是相互支持、融为一体的,只保留部分的真实性就不是完整性的保护,只保护其中的一部分也不是原真性的保护,两者在文物保护的实务中是相辅相成、缺一不可的。

□ 本期策划  颜培大

n37555.com 3

最小干预也是重要的原则之一,即应最大限度地减少对文物本体及其环境的扰动,特别是“凡近期没有重大危险的部分,除日常保养以外不应进行更多的干预。必须干预时,附加的手段应只用在最必要的部分”。当然,最小干预并不等于不作为,也不等于面对日益的损毁而敷衍了事,尤其当文物濒临险境时,必须及时采取措施抢救。

【编者按】近日,一则四川省安岳县宋代石刻佛像遭野蛮重绘的消息在社交媒体广为传播。随后,四川省安岳县文物局证实,此修复并非现在所为,而是上世纪90年代当地民众自发彩绘,好心却办了坏事。近年来,尽管地方文保单位的保护措施不断升级,相应的保护法规也在不断完善,但诸如此类的破坏性修复事件却依然频发。例如,辽宁省绥中县“最美野长城”被白灰抹平、云接寺清代壁画被“重绘”、G20期间秋水山庄的简单涂抹,等等。那么,究竟国内的文物保护工作还有哪些不足?对于文物修复与保护工作过程中的经验教训及产生的问题,我们是否应该有所反思?就此话题,本期时评邀请相关专家展开讨论。

山西省灵丘县觉山寺塔修缮项目,遵循“不改变文物原状”、“最小干预”的原则,确定了研究性保护、重点修复的基本策略。工程实施前,先搭设八边形脚手架,随后进行深入的二次勘查,制订修缮方案,建立完善的构件编号系统,建立科学的资料档案体系,对附属文物风铎、题记砖等编号并摘取入库保护。工程实施中,基于比较研究,弄清了塔刹整体原貌,补充了设计方案塔刹部分,并重点修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