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估难掣肘知识产权变现

“在庞大的专利总量背后,有相当一部分专利与市场脱轨,并没有明显体现为产业竞争的优势。为了解决技术创新与企业发展‘两张皮’的现象,自2012年开始,国家和地方都密集出台了系列促进专利运营的政策措施,加快专利技术的实施和转化,大力推动专利交易、专利质押融资等发展,鼓励构建专利产业联盟,成立一批专利运营基金等。”韩秀成说。

不过,韩秀成也提醒,尽管我国知识产权环境指数在40个样本国家中排名上升5个位次,但依然只是位居第24位,“说明我国提升知识产权发展环境的长期性依然存在”。

他还特别强调对知识产权评估人才的重视。要致力于一流的人才队伍建设,着力于知识产权评估金融等复合型专业人才的选拔、支持、培养;要提高知识产权评估费,靠收益吸引人才、稳定队伍;要建立知识产权评估师准入制度,实现专利代理人、审查员与评估师的逐步融合。

“拥有高质量的专利后,专利运营还可以通过专利许可、专利保险、专利担保、专利诉讼等获得收益。以高通公司为例,其专利收益主要通过技术许可授权帮助企业应对专利侵权诉讼,收取专利许可使用费;还有依靠专利和技术上的实力,为企业提供技术上的保险,收取专利保险费用。”谢小勇说。

“我国已经是发明专利大国、商标大国,知识产权数量不再是我们追求的首要目标。”韩秀成介绍,因此,今年的评价体系降低了数量的权重,提高了质量、效率等的权重,比如发明专利平均维持年限权重为1.8,每千万元研发经费发明专利授权量权重为2.10,每万人口发明专利拥有量权重为2.20,核心版权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权重为2.17。

在日前举行的中国知识产权发展联盟周年大会上,段志强分享了他的调研结果,引起了广泛关注。

专利质量需要提高

2010年,我国知识产权使用费为114.9亿美元,2018年为333.4亿美元,显示出知识产权受到的重视程度和运用效率。

其次,知识产权价值评估规范和方法不健全,虽然近年来我国已经出台了《资产评估准则——无形资产》和《专利资产评估指导意见》等文件,但由于缺乏实施细则以及量化标准,很难应对实践中复杂多变的知识产权价值评估问题,由此导致实践进展缓慢。

“虽然我国专利运营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是也存在明显的短板,比如目前我国广大中小企业仍面临专利运营的意识淡薄,对专利运营重要性和复杂性认识不足;可运营的专利不多;专利运营人才缺乏的问题。”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李顺德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另外,在决定专利运营成败的核心要素中,有效专利资产的数量和质量是前提条件,很多企业的专利质量并不高。在相关政策导向的刺激下容易产生投机和专利资产泡沫等现象。”

2018年,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专利法修正案,全国人大常委会完成草案首次审议,推动建立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大幅提高侵权违法成本;完成《奥林匹克标志保护条例》修订,印发《“互联网+”知识产权保护工作方案》;38个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对知识产权领域严重失信主体开展联合惩戒的合作备忘录》;大力开展“雷霆”“护航”“溯源”“净化”等专项行动。

“银行等金融机构对知识产权质押贷款项目的热衷程度显然无法与不动产等传统贷款项目相比,在项目选择上几乎百里挑一。”韩秀成说。

加快专利技术实施转化

“我们的指标选取和数据来源都是客观真实的,报告能够客观反映我国知识产权一年来的发展状况、保护状况和运用状况。”韩秀成表示。

此外,减少对知识产权究竟“价值几何”的纠结,专利代表的创新实力、版权代表的文化价值、商标代表的品牌影响力均可以深刻影响企业的竞争力与投资者的预期。

“专利运营能让知识产权变成‘真金白银’,中国很多优秀企业已尝到了甜头。”国家知识产权局知识产权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韩秀成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一些具备知识产权优势的企业通过专利运营带来了令人瞩目的经济效益。如华为公司,截至2015年底在全球范围内累计获得授权专利50377件,为华为开展专利许可、专利诉讼、专利标准化等运营提供了支撑,现在华为与美国苹果公司签订了相互的专利许可协议,每年向苹果公司收取数亿美元的专利费,上演了国产手机企业的逆袭。

从2010年到2018年,我国经济发展的“创新得分”不断提升——

他分析到,从主观原因来看,一些知识产权评估机构“小、散、差”,缺乏权威和诚信;评估内容单一,层次低、规模小、资金缺乏、网络功能不强;专业化、市场化程度不高,缺少对技术价值的判断和挖掘,对产业了解不深;没有考虑到增值服务、质量监控、市场营销等因素,难以全链条服务。

“我们搭建了平台,就是要让企业的创新更有价值。”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管理司司长雷筱云介绍,国家知识产权局同财政部以市场化方式开展知识产权运营服务试点,确立了在北京建设全国知识产权运营公共服务平台,在西安、珠海建设两大特色试点平台,并通过股权投资重点扶持20家知识产权运营机构。

n37555.com,“最值得关注的是,环境指数提升最大,与2016年相比上升5个位次。”国家知识产权局知识产权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韩秀成表示,这凸显了我国近年来在强化知识产权创造、保护和运用,营造良好营商环境方面取得的积极成效。

另一方面,金融机构对融资申请人资质要求也较高,如某银行要求申请人所处行业为国家重点鼓励扶持行业;拥有国家部级科学技术成果的相关认定或荣誉称号等。

近年来,我国专利申请量和授权量快速增加,成为知识产权大国。

在国际比较部分,报告引入了万名研究人员科技论文数量、学术部门百万研发经费的科学论文引证数、知识产权许可收入占服务贸易出口比重、企业与大学研究和发展协作程度、知识密集型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亿美元经济产出发明专利申请量、知识产权许可费收入占全球比重等。国际方面研究的基本数据均来源于世界银行、经合组织、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等国际组织机构和官方统计,通过官方渠道定期搜集,确保基本数据的准确性、权威性、持续性与及时性。

韩秀成告诉记者,目前对于知识产权价值缺乏恰当的评估方法。目前采用的方法主要是成本法、收益法或市场法。但是我国尚未形成科学的无形资产核算的会计准则,知识产权生产成本难以计算,这导致成本法难以适用;知识产权的研发、交易等成本之和与其价值往往不成正比,而知识产权的经济效益的预期又十分困难,因而收益法更多体现的是评估人员的评估假设和主观判断;此外,如电影、游戏等大量知识产权产品的市场价格也缺乏对比,这导致市场法得出的结果与知识产权价值契合度也不高。

国家知识产权局公布的数据显示,我国专利运营快速发展并取得一定成效:2015年在国家知识产权局备案的专利许可、转让和质押达13.7万件,较2014年增长19.1%。作为专利运营的重要方式,专利质押融资等也日趋活跃:去年我国知识产权质押融资总额达到931.72亿元,其中专利质押融资金额突破560亿元,惠及两千余家企业。

在指数中,中国知识产权保护指数和知识产权环境指数提升最为明显。“2012年至2016年,知识产权保护指数都在210上下浮动,2018年提升效果显著,达到274.3。知识产权环境指数自2010年以来连续提高,2018年指数为271.3。”韩秀成解释说,“这显示知识产权制度环境、服务环境等方面优化效果明显,社会公众及创新主体的知识产权意识进一步提高”。

评估难掣肘知识产权变现

“专利运营让创新更有价值,具体模式包括专利许可、转让、融资、作价入股、专利标准化等。”国家知识产权局知识产权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谢小勇说,比如2015年福田汽车以评估价值20亿元的专利许可使用权出资入股与戴姆勒公司合作,成为专利运营的大赢家。

经济日报记者查阅报告后发现,报告选取的都是具有普遍性的知识产权发展状况指标,全面考察反映专利、商标、版权等主要类型知识产权发展的状况,比如反映数量的指标有专利授权量、商标注册量、著作权登记量等,反映质量的指标有发明专利申请比例、专利维持率、发明专利平均维持年限等。

基于以上分析,韩秀成强调,要处理好知识产权质押融资过程中市场主导和政府引导的关系。政府通过贴息扶持、风险补偿等降低风险的手段将处于观望、徘徊过程中的融资机构引入处女地。待金融机构尝到甜头,认识到知识产权无形资产蕴含的巨大价值后,知识产权质押融资等业务将成为融资机构的常态化业务。此时,政府应当建立合理的退出机制,放手由市场主导,发挥市场经济的竞争机制和市场主体的逐利本能,将公共资源更多的从事规范
市场环境等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