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高妙传神——关良绘画艺术展

高妙传神——关良绘画艺术展

图片 1

由中国美术家协会、北京美术家协会、中华艺术宫、上海中国画院、北京画院共同主办的(20世纪中国美术大家系列)之“高妙传神——关良绘画艺术展”于2015年4月10日在北京画院美术馆隆重开幕。这是开创中国戏剧题材绘画的艺术大师关良,继1956年在北京举办个展之后,再次与首都观众的艺术交流。展览聚集了关良先生20世纪30、40年代对戏剧人物绘画的早期探索之作,50、60年代趋于个性化的风格之作,以及70、80年代笔墨老道的成熟之作。更为难得的是,此次展览征借到关良艺术中较少呈现的风景、静物、写生,以及革命样板戏等题材作品,为观众理解关良的艺术渐进之路,提供了一次宝贵的机会。

关良穿越到今天与观众聊艺术

关良是20世纪引领近代水墨戏曲人物画高峰的大家。他一生创作丰厚,有舞台速写、油画、水墨画等。他的水墨戏曲人物画将中西方技法相融合,撷取戏曲人物为创作母题,以稚拙、古朴之风跃入世人视角,令人惊叹不已。因此,关良可谓采用传统水墨形式画戏的第一人。对中国画的题材而言,这当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开拓。他以夸张的造型、精炼古拙的笔墨创作而成水墨戏曲人物画同戏曲表演艺术有着诸多的共同之处。同时,他的作品也由于不讲究人物造型,仿佛儿童的信笔涂鸦而不为世人所理解。那么到底关良在创作中是如何把握对形的考量?他为何选取了戏曲人物作为绘画表现的主体?他怎样将油画、国画以及戏曲艺术熔于一炉而自出机抒?此次展览融入了很多这样的问题,到时会有关良本人为观众一一解答。

人生如戏知音相伴

20世纪早期的中国是一个政权交迭、动荡不安的社会,那时的中国人也大多过着颠沛流离、居无定所的生活。所幸的是那却是一个思想激荡、名家辈出的年代。而关良正活在这段岁月里,艺术圈鼎鼎大名的齐白石、郭沫若、李可染、倪贻德、盖叫天……都是他的知己。他们或在艺术上提携,或在戏与画中切磋,或相伴出游作画,或一同畅谈理想。郭沫若在关良所作的《击鼓骂曹》中题“不为威武屈,壮哉弥正平。悠悠千载下,击鼓尚闻声。”;1939年关良题赠倪贻德的两件戏曲人物水墨画,是目前所知关良对此类题材最早的试笔之一;1953年关良题“白石前辈指正”的作品被白石老人珍藏多年;1957年关良与李可染出访柏林,到魏玛、德累斯顿各地写生,留下了多幅作品。展览为了更好地呈现出关良同他的知己在艺术路途中所做的种种探索,结合《关良回忆录》的叙述展出了这些作品,其中有很多内容都是首次面世。此外,展览还通过对比的形式将关良和李可染的德国写生并置呈现,从而使观众清晰地体会到两位艺术家不同的艺术语言。展览特别开辟出一层展厅,通过故事与作品相结合的形式娓娓道来。带观众回溯到那个时代,去看看关良的艺术人生,去品品他的画中百味。

独造一格风神迥然

关良作为早期留学国外艺术家的代表,在上世纪初期就探索如何在绘画创作中表现中国传统文化元素,尤其是中国戏曲艺术元素与油画表现语言的融合。他的探索性思想和开拓性艺术实践,为中国画的革新提供了新的思维模式与范本。在当前文化艺术多元并存,世界信息、经济日趋全球化的时代,中国当代绘画艺术处于一种“大众狂欢时代”。在这样一种开放性的艺术创作环境当中,通过对关良绘画艺术展开深入细致的探究,尤其对其戏曲人物画艺术的分析梳理,相信能够促进当代艺术家观念思维的转变及艺术表现形式的多样化,同时也会为当代艺术家潜心探究本民族的传统文化内涵提供有益启迪。

  【编者按】今天北京画院美术馆五层学术报告厅做一场名为“高妙传神–关良绘画艺术研讨会”,讨论的主题是关良与20世纪中国画的新视界。这次的研讨会每位老师都有15分钟左右的发言时间,吴洪亮馆长从去年开始就讲到了研讨会上的一些改革,不会泛泛式地找一些先生来谈一谈,讲一讲故事,每个研讨会,每一个嘉宾,每一个老师都做一些主题上的一些发言、研讨。

  王亚楠(北京画院美术馆策划部展览编辑):

  发言题目:高妙传神——关良绘画艺术展的策划构思

  首先感谢大家对展览的肯定,感谢各位嘉宾对关良研究的热衷、感谢画事君的推送。美术馆面向的观众很多元,他们有艺术家、有理论家、还有书画爱好者、其中不乏有一些戏曲爱好者,当然最多的还是没有专业北背景的普通观众。如何带领观众走进关良、读懂关良?通过展览深入浅出地介绍关良?
经过思考我们就预设了这样几个问题:

  关良是谁?他为什么要以戏入画?他的艺术发展历程是怎样的?我们怎样读懂关良?观众可以通过这个展览,通过参观展览慢慢地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

  很多人初看关良会觉得看不懂、不知道他画的好在哪里,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画,于是我们就站在观众的角度提了一些问题:比如为什么画得好像儿童的简笔画一样。为什么很多作品叫做“无题”?以及为什么画的跟舞台上真实的场景有些不一样?

  我们搜集到关良很多论艺的观点,发现他其实对这些问题已经进行了解答。于是我们通过了一个方式,就是让关良自己来解析这些问题。当观众在扫描这个展览标签时的二维码就会有一个浑厚的男声对这些内容进行娓娓道来。

  20世纪的中国是一个思想激荡、名家辈出的年代,而关良是幸运的,他正活在这段岁月里,艺术圈鼎鼎大名的齐白石、郭沫若、李可染、倪贻德、盖叫天……这些人都成为了他的知己。他们或在艺术上提携,或在戏与画中切磋,或相伴出游作画,或一同畅谈理想。齐白石有一方印叫做“知己有恩”,当然这在关良的艺术生涯中也体现出来了,这张图所展现的就是关良的朋友圈,而我们在一层的展厅也希望呈现出这样一个朋友圈。

  通过一份文献资料就是关良自己写的回忆录,通过这段温热的文献我们其实找到了一个真实的关良和他的圈子。在一层展厅我们试图复原这样交往的实景,并且找到了一些相关的作品作为辅证,以此来呈现关良是谁,他的生活,他的圈子以及他的为艺之路。

  1924年关良在上海美专任教,他经常到附近的公园去写生,在这时他遇见了郭沫若。

  这段文字是关良在《回忆录》中对初见郭沫若时的评价:“多少天来,我见到他,他也见到我,虽然彼此默默无言,但好像已是一向相熟的友人。从他身上感到有一种亲切、炽热的感情,我心中祈愿这个人将会是我的朋友,将会做我的良师吧。”在郭沫若的鼓励下关良参加了创作社的一些活动,同时也参加了北伐战争,在上世纪40年代的时候社会上对关良的评价是褒贬不一,不过郭沫若对关良给予了极大的认可,同时还在他的很多作品上都题了词。

  展览中这件作品就是一件郭沫若题词的作品,其中郭沫若在画上书写“旧剧脸谱及装束,本身已富有画意。良公取此以为画材,为国画别开一生面,甚觉新颖可喜。其笔简劲,使气魄声容活现纸上,尤足惊异。”

  除了这件作品我们还在郭沫若题画诗中找到了一些其他的关良作品,我们在展厅中一并呈现了出来。

  同样是在上海美专时期,关良认识了倪贻德,倪贻德对关良是很欣赏的,他曾经在文章中专门有一篇文章介绍了他和关良的交往。

  在文章中他是这样写的“中等的身材,宽阔的肩膀,头发有些蓬乱着,翻领衬衫的外面,套着一身不十分整齐的洋服——完全是一个艺术家的姿态。尤其是深藏额下的的一对细小的眼睛,是他全部的特征。”我们可以对比一下关良的照片,发现其实这段文字是形容得非常生动形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