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数万亿金融债务将进入偿付高峰期 或波及房地产

  社科院下调今年中国经济增速预测

中国经济五大风险点皆指向金融领域

房地产、煤矿、钢贸等行业资金压力增大

  预警国内债务风险 提示应对化解之策

如果说稳增长、调结构、促改革、惠民生是2014年中国经济工作的主旋律,那么防风险则是今年经济工作的和声,如影随形。

万亿金融债务进入偿付高峰期

  25日,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召开2012年中国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春季座谈会,将今年中国经济增长速度的预测数据从之前预测的8.9%下调至8.7%,并提出应警惕今年面临的债务风险。

除了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外,化解过剩产能所引发的金融风险逐渐暴露,房地产资金链风险应高度警惕。另外,影子银行风险和流动性错配的结构性风险也依然不可忽视。

专家称,债务违约黑天鹅事件出现概率或增加

  预测

业内分析人士认为,一旦某个领域风险集中爆发,就可能对中国经济走向造成影响,甚至阻碍正在或将要推进的各项改革。以改革化解风险仍会是下半年主要路径。同时,在化解风险过程中,不仅货币当局应增加资金供给,还需要地方财政给予更多支持,更多细化组合拳政策值得期待。

□记者 蔡颖 北京报道 来源:经济参考报

  速度将进一步回落

隐雷 经济转型期存在五大风险点

金融市场违约序幕已经拉开。《经济参考报》记者从公开数据和多家研究机构获悉,今年将有4万亿至5万亿元规模的信托产品集中到期,并且还将有接近3000亿元的企业债面临兑付。

  中国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座谈会,中国社科院每年于春秋两季各举行一次,在模型模拟与实证分析的基础上预测中国经济发展趋势以及宏观经济政策走向。

今年以来,经济增长压力较大,改革面临两难,其中不可忽视一些潜在的风险点。6月24日,在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九次会议上,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经济学家辜胜阻认为,当前金融领域有五大风险点,其中之一就是房地产市场“拐点”可能引发的金融风险。第二大风险是区域性的地方政府性债务风险较为突出。2014年我国到期需偿还的地方政府负有偿还责任债务占债务总余额的21.89%,是偿债压力最重的一年。第三大风险是产能过剩领域可能引发的金融风险。我国39个行业中有21个行业产能利用率低于75%。“去产能过程”可能形成银行不良贷款并影响经济增长速度。第四是影子银行中的金融风险。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所的一项研究指出,中国影子银行规模已经超过了GDP的40%。影子银行运作不规范、缺乏透明度给金融体系平稳运行带来巨大的潜在风险。第五则是流动性错配的结构性风险,流动性总量过多和实体经济融资贵并存。

多位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的业内专家分析认为,二、三季度将是债务偿付高峰期,而涉及房地产、煤矿、钢贸等行业的偿债压力加大。目前,投资增速放缓是经济结构调整所带来的结果,期间政府会给予债务违约一定的容忍度,但同样需要警惕市场的连锁反应,包括企业互保链风险和资金高利率风险。

  与去年10月份预测的2012年中国经济将同比增长8.9%相比,此次预测下调至8.7%。

央行副行长刘士余也在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九次会议上,作了题为《国务院关于加强金融监管防范金融风险工作情况的报告》,指出“由于我国经济发展面临的不确定性因素较多,稳中有忧,稳中有险,经济结构调整的任务十分艰巨,部分领域或地区的金融风险还比较突出,主要表现为部分企业债务率过高、产能严重过剩行业不良贷款上升、高收益理财产品兑付违约风险上升、金融业网络和信息安全存在隐患等。”

承压

  “中国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成员、中国社科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李雪松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解释说:2012年,在发达经济体复苏乏力、欧洲主权债务危机难以根本好转以及国内投资增速放缓的背景下,我国经济增长速度将进一步回落。但考虑到预调微调的作用和较大的政策空间,预计2012年我国G
D P增长速度可达8 .7%左右,比上年回落0
.5个百分点,但仍处于平稳适度增长区间。

《报告》尤其提到“督促金融机构加强对产能过剩行业、房地产和钢贸等重点风险领域和不良贷款快速上升地区的风险排查,做好风险防控预案。”

金融债务再临偿付高峰期

  李雪松强调,2012年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虽然仍面临不少困难和挑战,但是我国发展仍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经济运行的基本面是好的,在较长时期内继续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具备不少有利条件。预计2012年我国宏观经济将呈现增长速度适度、民生不断改善、物价涨幅回落、国际收支更趋均衡的发展局面。

在过去几年,资金逐利促使金融资源大量向房地产、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以及一些产能过剩的制造业倾斜,直到进入经济下行期,伴随着转型压力,风险开始暴露。

今年1月,中诚信托、吉林信托先后出现30.3亿元、9.7亿元信托产品逾期无法兑付;3月4日,超日太阳公告“2011年公司债券第二期利息无法按期全额支付”,成为首例企业债违约;3月7日,总部位于山西的民营企业海鑫钢铁集团被媒体曝出未能偿还的逾期银行贷款达30亿,银行上门追债;3月11日,上市公司天威保变电气股份有限公司披露净利润亏损的年报,天威债券自当天起停牌。

  在座谈会上,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首席经济师祝宝良认为当前经济下行的压力依然很大。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分析认为:“高额的借贷成本将那些无力提供高回报率的低风险企业挤出市场。同时,那些以为房价会持续上涨的地产开发商们已从影子银行借了很多钱,但现在还贷的压力与日俱增。”这些资金引发的问题,都导致改革中的风险点开始爆发。

除此之外,3月份,浙江房企兴润置业资金链断裂让35亿元债务浮出水面,其中涉及银行信贷24亿元,多家房企亦不断曝出资不抵债传闻。

  首先,工业增加值的同比增长速度在下滑,尤其是重工业。今年一季度,重工业同比增长11%,比去年同期低了将近4个百分点。重工业生产的主要是投资品,一季度投资增长还比较快,重工业增加值减速说明重工业企业在大量地去库存,这不利于经济增长。

$pager$

民生证券研究院副院长管清友分析表示,“随着金融市场化改革和资金收紧,信用风险开始被引爆,刚性兑付被打破,这有利于金融产品运作的市场化。但那些对接高风险行业的金融产品兑付压力也引发了市场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