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马列岂能拜鬼神

  对于那些不信马列信鬼神、不问苍生问鬼神的少数官员,有必要大喝一声,是该猛醒的时候了
  王林这个名字,近日突然变得热闹起来。这个曾经“引无数官员、老板、明星竞折腰”的所谓“气功大师”,出狱20余年来一路畅通无阻,长盛不衰,不能不说是个奇特的现象。是谁捧红了他,是谁把他扶上了神坛?
  据了解王林的人介绍,自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王林就成了当地某些领导干部的“宠儿”,能看到“王林变蛇”成为当时的一种特殊待遇。久而久之,人云亦云,以讹传讹,在一些领导干部众星捧月式的顶礼膜拜中,王林成为了手眼神通、无所不能的“大师”。这些年来,官员们鸣锣开道,企业家及时跟进,歌星影星来凑热闹,王林一时风光无限。
  社会上何以把这些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戏法奉为气功,而且深信不疑?领导干部、著名企业家、著名歌星影星,怎么会被那些登不上台面的江湖伎俩所蛊惑?不妨说,王林,只不过是官场炮制出来的一个演技并不高超、却迟迟不肯谢幕的蹩脚演员,同时也是窥探某些官员内心贪婪无度、心灵丑陋的一面镜子。镜子中折射出的某些现象,很值得仔细分析一番。
  王林们是某些官员的精神鸦片。有的官员意志衰退消沉,精神萎靡不振,工作不认真、经济有问题,心理上自然不安全,于是在封建迷信中寻找寄托,在浑浑噩噩中打发时日。不少官员热衷于烧香拜佛和算命看相,祈求升官发财。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这就给了王林们乘虚而入的缝隙,招摇过市的空间,发家致富的门道。而有的企业家要送大师们钱财,无非是看中了大师和官员之间的关系网和利益链。于是乎,这些人对王林们言听计从,深信不疑,甚至拜把结盟,称兄道弟,甘愿为他们宣传迷信提供平台,岂不悲乎!
  王林们被某些官员当作救命稻草。中国有句老话: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因为官场上有的人做了亏心事、心里又有鬼,于是求神问鬼,装神弄鬼,最后,弄巧成拙,丑态百出。王林曾对刘志军说,要帮他办公室弄一块靠山石,“保你一辈子不倒”。而刘志军作为党的高级领导干部,竟然不顾官德和人格,屈尊于一个江湖人士,寄托于一块石头,终成笑柄。
  可以确定的是,王林们的精彩表演和连蒙带骗,既成为不了某些官员们的心灵鸡汤,更成为不了他们的救命稻草,最终只能是某些官员的致命毒素,成为加速他们堕落和灭亡的催化剂。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不少落马的贪官,大都与形形色色的王林们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看到哪个“大师”慈悲为怀,救人于水火中,劝这些贪官们悬崖勒马。如果“大师”真的有爱心善心,为何不在得知内情时劝其自首,难道这不是真正的“功德无量”?
  对于那些不信马列信鬼神、不问苍生问鬼神的少数官员,有必要大喝一声,是该猛醒的时候了。靠王林们算命占卦、保财保命终究是靠不住的。最终还是要讲党性、讲正气,远离装神弄鬼之徒,远离心怀鬼胎之辈,堂堂正正做人,依法依规办事,一心一意为人民群众服务。做正了人,做好了事,人民才会记住你。

“共产主义是径直从无神论开始的”。马克思的这句名言警示:每个党员从入党宣誓那天起,就应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和无神论者。但在近年来落马的贪官中,因“进行封建迷信活动”而受到党纪处分者,却并不鲜见。《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明确规定:组织迷信活动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可是,有的党员干部把党纪丢于脑后,信仰缺失,精神空虚,贪得无厌,心存侥幸,热衷于算命看相、求神拜佛,迷信“气功大师”。一个党员仅仅组织上入党、形式上入党是不够的,重要的是思想上入党,灵魂上入党,行动上入党。迷信思想如同“地雷”“陷阱”“水草”,如果不及时清理,很容易陷于其中,难以自拔。

官员迷信风水是精神“缺钙”

入党;封建迷信活动;处分;共产主义;无神论;信仰;党员干部;党纪;拜佛;官员

中纪委机关报《中国纪检监察报》日前刊发文章,痛批一些为官不为者不信马列信鬼神,不信组织信个人,不热衷于干事创业,却痴迷于算命看相、求神拜佛,迷信“气功大师”;一些机关大楼不设4、13、14层,一些办公室的桌椅摆放讲究朝向、风水,一些干部的案头上赫然摆放石兽、“转运石”等装饰物;更有甚者一些地名因“不吉利”而改,有的工程因“大师”妄议而建,一些建筑因“挡风水”而拆。对于某些官员热衷崇拜迷信现象,本期“廉议汇”约请四位嘉宾进行讨论。

“共产主义是径直从无神论开始的”。马克思的这句名言警示:每个党员从入党宣誓那天起,就应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和无神论者。但在近年来落马的贪官中,因“进行封建迷信活动”而受到党纪处分者,却并不鲜见。

杨朝清:在一个盛行符号互动的时代里,4、13、14这三个数字不受待见,源于一种基于迷信的惯性联想和“恶意的揣测”。对所谓的“敏感楼层”进行选择性忽略和漠视,根源于精神家园的失守。缺乏笃定的文化信仰和强大的内心世界,让一些官员在价值追求上走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