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债审计风暴今起展开 将成反腐败先行棋

  一场对全国政府性债务进行审计的“审计风暴”今日将全面展开,国家审计署网站通知:“近日,根据国务院要求,审计署将组织全国审计机关对政府性债务进行审计。”据媒体报道,此次审计将对中央、省、市、县、乡五级政府性债务进行彻底摸底和测评。

人民网北京8月1日电
一场对全国政府性债务进行审计的“审计风暴”今日将全面展开,国家审计署网站通知:“近日,根据国务院要求,审计署将组织全国审计机关对政府性债务进行审计。”据媒体报道,此次审计将对中央、省、市、县、乡五级政府性债务进行彻底摸底和测评。

文│本刊记者 王雪铭

  此举究竟传递出什么信号?专家向人民网记者表示,此举表明中央政府非常重视国家整体金融风险,传递出新班子对经济政策全盘摸底的决心,并将成为反腐败的一步先行棋。

此举究竟传递出什么信号?专家向人民网记者表示,此举表明中央政府非常重视国家整体金融风险,传递出新班子对经济政策全盘摸底的决心,并将成为反腐败的一步先行棋。

摸清债务“家底”,对地方金融风险进行评估,控制金融风险是这次审计的根本目的。

  重视地方金融风险评估 获取一手数据资料

重视地方金融风险评估 获取一手数据资料

8月1日,一场针对政府性债务进行审计的“审计风暴”全面展开,国家审计署网站通知:“根据国务院要求,审计署将组织全国审计机关对政府性债务进行审计。”据悉,此次审计将对中央、省、市、县、乡五级政府性债务进行彻底摸底和测评。

  对中国地方政府究竟有多少债务,各方口径长期不一,花旗银行根据国家审计署两次普查结果推算的2012年地方政府总债务约12.1万亿元;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审计署副审计长董大胜认为,根据国债、外债等数据测算,各级政府的负债应该在15万亿至18万亿元;中国财政部原部长项怀诚今年估计的地方政府债务可能超过20万亿元,国外甚至有专家认为这个数字超过40万亿元,说法差距相当大。

对中国地方政府究竟有多少债务,各方口径长期不一,花旗银行根据国家审计署两次普查结果推算的2012年地方政府总债务约12.1万亿元;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审计署副审计长董大胜认为,根据国债、外债等数据测算,各级政府的负债应该在15万亿至18万亿元;中国财政部原部长项怀诚今年估计的地方政府债务可能超过20万亿元,国外甚至有专家认为这个数字超过40万亿元,说法差距相当大。

“审计风暴”刮向深水区

  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贺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国务院希望把这个数字搞准。债务规模到底有多大?会不会出问题?都很令高层担心。国务院此次动作表示对国家金融风险问题的重视,是为了防止金融风险出现。但是有些地方政府不希望把这个问题搞清楚,以乱中取利。问题搞得越清楚,中央出台措施越具体,他们的获利将中断。”

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贺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国务院希望把这个数字搞准。债务规模到底有多大?会不会出问题?都很令高层担心。国务院此次动作表示对国家金融风险问题的重视,是为了防止金融风险出现。但是有些地方政府不希望把这个问题搞清楚,以乱中取利。问题搞得越清楚,中央出台措施越具体,他们的获利将中断。”

据了解,国家整体金融风险受到中央政府重视,摸清债务“家底”,对地方金融风险进行评估,控制金融风险是这次审计的根本目的。而探清政府性债务之“水”有多深,是否隐藏着腐败“大鱼”也是此次审计的重点。众多专家则希望决策者能借机为政府性债务立下新规矩,从而让中国政府性债务之“水”,更加清澈见底。

  审计署审计长刘家义6月27日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所作的报告中,两次对地方债敲响警钟,强调目前,地方债存在个别地方政府债台高筑、资不抵债、违规融资变相集资等问题。

审计署审计长刘家义6月27日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所作的报告中,两次对地方债敲响警钟,强调目前,地方债存在个别地方政府债台高筑、资不抵债、违规融资变相集资等问题。

融资平台公司管理问题进一步暴露和恶化,资产质量较差,偿债能力不强愈发明显等问题显现出的矛盾越来越突出。加上一些“退出类平台”公司名退实不退的现象普遍存在,导致问题进一步复杂化,而此次审计也有刮向“深水区”之势。

  由于地方债务的回报就在眼前,而风险来自未来,当期政府有很强的驱动力“发债花钱,不问偿还”。作为政府性债务的长期担保人,中央政府的一大任务就是将公认为已有失控危险的地方政府性债务重新“套上缰绳”。贺铿认为,这一任务的首要步骤就是对地方债务进行摸底清理,做到心中有数,“该限制要限制,该还款的还款,不然真有可能发生金融危机”。

由于地方债务的回报就在眼前,而风险来自未来,当期政府有很强的驱动力“发债花钱,不问偿还”。作为政府性债务的长期担保人,中央政府的一大任务就是将公认为已有失控危险的地方政府性债务重新“套上缰绳”。贺铿认为,这一任务的首要步骤就是对地方债务进行摸底清理,做到心中有数,“该限制要限制,该还款的还款,不然真有可能发生金融危机”。

本次审计涉及重点有4项,一是政府性债务管理取得的成效;二是各级政府性债务的规模、结构及变化情况;三是政府性债务风险变化情况;四是政府性债务的举借、管理和资金使用情况。

  国家行政学院决策咨询部研究员王小广则向记者指出,此举还体现了中央政府新班子为未来经济政策所做的准备。

国家行政学院决策咨询部研究员王小广则向记者指出,此举还体现了中央政府新班子为未来经济政策所做的准备。

变相融资受政策影响

  “除了历史长期积累的一些结构性问题以外,我们也面临着经济下行、金融财政风险释放的威胁。所以这一举动释放出的信号,我认为是指未来的宏观调控政策会考虑到过去政策带来的问题和影响。”王小广说,“遇到的财政金融的风险有多大?是个什么程度?有多少潜在的或是已经表现出来的问题?现在的难点就是信息不全面,统计数据不是很可靠。在经济下行的情况下,新政府当然希望市场更多地起作用。但政府要有所‘为’,也要知道怎么‘为’。如果还按照过去的方式,然后还不了解过去方式所带来的问题,那肯定是不行的。”

“除了历史长期积累的一些结构性问题以外,我们也面临着经济下行、金融财政风险释放的威胁。所以这一举动释放出的信号,我认为是指未来的宏观调控政策会考虑到过去政策带来的问题和影响。”王小广说,“遇到的财政金融的风险有多大?是个什么程度?有多少潜在的或是已经表现出来的问题?现在的难点就是信息不全面,统计数据不是很可靠。在经济下行的情况下,新政府当然希望市场更多地起作用。但政府要有所‘为’,也要知道怎么‘为’。如果还按照过去的方式,然后还不了解过去方式所带来的问题,那肯定是不行的。”

本刊上期报道了《借道融资风险暗藏》一文,文中对变相融资、违规融资做了深入报道。审计署审计长刘家义6月27日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所作的报告中,两次对地方债敲响警钟,强调地方债存在个别地方政府债台高筑、资不抵债、违规融资变相集资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