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37555.comDNA数据存储新法问世

铜仁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2009年11月29日录入的犯罪人员万某某的DNA信息,在12月30日的DNA数据比对中,成功与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2009.7.19熊某某被强奸案”犯罪嫌疑人的DNA信息比中,从而使该案告破。这也是铜仁地区第一起利用违法犯罪人员DNA数据信息破获的案件。警方提醒:公安机关将依法严厉打击违法犯罪,警告违法犯罪分子悬崖勒马,否则定将难逃法网制裁!

中国化工仪器网
本网视点
】无论是在中国和美国,还是其他国家,DNA数据库已经成为一种越来越有用的破案工具,不仅可以利用公共DNA数据库来鉴别数百起悬而未决的谋杀和强奸案中的嫌疑人,还可以依靠DNA技术的快捷、准确、等特性,建立打拐DNA数据库,通过DNA鉴定进行孩子和大人之间的比对,确定被拐骗儿童的血缘关系。
这并不是纸上谈兵,针对近几年拐卖儿童案件逐年上升的趋势,我国多地的公安部已经组织开发建立了全国公安机关打拐DNA数据库,使许多被拐卖的孩子和家里亲人得以团聚。
2018年,12月21日,浙江温州市打拐认亲仪式现场,共有4户家庭的亲人得以重逢。分别是温州F夫妇,三十年前女儿被拐到福建莆田的一户人家收养,如今母女相认;温州L夫妇,三十余年前女儿走失,如今女儿找到了,在江西;温州Y女士,寻找亲生父母,如今父母找到了,在湖南;深圳的J女士,寻找亲生父母,如今父母找到了,在苍南。
这背后,得益于科技手段的进步和人类对生命科学领域的探索应用。2000年,公安部开始建“库”,在这个“国家寻亲平台”上,浩如烟海的DNA信息自动检索比对,匹配的信息会自动跳出,当这种检索比对碰撞出“火花”,就可能意味着一个家庭的团圆。目前浙江省在库的DNA数据接近五万份,并以每年3500到4000份的数量在增加,今年全省通过DNA比中的共有18起。
打拐DNA数据库的建立得益于DNA检验技术,该技术具有个体识别率高、亲缘关系认定准确等特点,是确认被拐卖儿童身份有效的技术手段之一。当再面对很多的大人带孩子乞讨的情况,民政部门就可以通过该技术手段比对大人与孩子的DNA,简单而又准确地确定他们之间的血缘关系。DNA检测要求通过18个基因座来比对、识别。专家认为通过18个基因座来比对,识别准确率可以达到99.99%以上。
在打拐DNA数据库建立以前,我国传统的打拐模式,主要根据被解救儿童的体貌特征和犯罪嫌疑人的供述,以此确定被解救儿童的来源,然后采集相关人员血样,进行DNA检测。在这种模式下,往往要组成专案组,奔波几千甚至上万公里,辗转多个省市,顺藤摸瓜,耗费大量人力、物力。有时,孩子被人贩子倒卖多次,中间链条极易断裂。
而打拐DNA数据库,就是在全国范围内,由各地方负责机构一方面对丢失孩子报案的家长采集DNA样本,另一方面对各地在街头流浪乞讨和被组织从事违法犯罪活动的未成年人一律采集DNA样本,并将这些数据录入到专门的全国联网的统一数据库。使得DNA信息可以实现自动检索,警方可以异地查询,网上比对,快速地查找被拐卖儿童。
对于寻亲而言,DNA检验技术是目前有效的捷径,全国打拐DNA数据库极大地节省了办案时间。而打拐DNA数据库的顺利建立离不开公安部的支持,公安部要求全国的派出所、刑警队等一线公安机关,对群众报告儿童失踪、被拐卖的,都必须立即立案,组织查找和侦查调查工作。并且要求对五类人员必须采集血样进行DNA检验,并将数据录入全国数据库,这五类人员包括:已经确认被拐卖儿童的亲生父母,自己要求采血的失踪儿童亲生父母,解救的被拐卖儿童,来历不明、疑似被拐卖的儿童,来历不明的流浪、乞讨儿童。
经过多年打拐工作,如今我国的拐卖犯罪气焰已被震慑,全国恶性大案明显减少,高发多发势头得到初步遏制。我们相信,在未来,DNA检测技术将会给人类带来更大的惊喜,不仅仅让“丢失”至亲的人们相隔万水千山找到彼此,还将在更多领域助力人类的文明进步。

研究人员把这些文本文件交给了Twist
Bioscience,这是一家位于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的初创企业,后者对这些DNA链进行了合成。两个星期后,Erlich和Zielinski收到了一封邮件,里面有一个小瓶子,而瓶中便是编码了他们的文件的一点点DNA。为了解码这些DNA,两人使用了现代DNA测序技术。这些序列被输入计算机,在这里遗传编码被重新转换为二进制代码,并使用标签重组为6个原始文件。

然而研究人员当时特殊的编码方案效率相对低下——每克DNA仅能够存储1.28拍字节的数据。其他方法或许做得更好。但是,没有人能够存储超过研究人员认为DNA理论上可以实际处理的一半数量的信息——大约每个DNA核苷酸编码1.8比特数据。

研究人员创建了一种在DNA中存储数据的新方法。图片来源:Novi
Elisa/shutterstock

用DNA存储数据有很多优势。它是超级压缩的,并且在寒冷干燥的地方可以保存数十万年。同时只要人类社会还在读取和书写DNA,他们就能够解码这些信息。

科学家从2012年便开始将数据存储于DNA中。当时,哈佛大学遗传学家George
Church、Sri
Kosuri和同事,利用由4个字母A、G、T和C组成的DNA链编码0和1的数字化文件,从而将一本具有52000个单词的书籍编码到数千个DNA片段中。